limo

用来放置各种文和未完成的脑洞
闪电十一人 円豪 不鬼
小篮球 火黄 青火
火影 止鼬 鸣佐

*墙头是火受 黄火文请走子博:http://www.lofter.com/blog/limosidea

特别提示:只要文好看,基本没有雷的CP
头像P站ID:32003869

同居十题 円豪

円豪同居十题

1. 
相拥入眠

円堂睡觉的时候有个怪癖,他习惯把冰凉的脚放在豪炎寺的肚子上,美其名曰“取暖”。 

有时候豪炎寺会转过身去不想理睬他,但是还是忍不住在那家伙“豪炎寺,豪炎寺。。。”的唤声里认命的转过去,把手搭在円堂的腰上,假装强硬的说一句“睡觉”。

然后円堂就会像小狗一样在他的肩窝蹭蹭,找一个舒适的位置沉沉睡去。

“豪炎寺的腹肌世界一番!”>3<
“笨,笨蛋。。。快点睡拉!”


2. 一同外出购物


“今天吃什么好呢?”推着购物车的円堂有些苦恼的抓了抓头。

“我今天出门的时候已经问了你好几次了。”走在前面的豪炎寺推了推眼镜无奈的说道,“但是你睡得太死。。。”

“诶~”円堂哀怨的看着豪炎寺,然后推着车子向前小跑了几步,站到豪炎寺旁边,笑着说“呐,其实豪炎寺做什么我都喜欢吃的哦~”

“对料理从未有过贡献的家伙。”瞥了一眼旁边一脸灿烂的家伙,豪炎寺不留情面的说道。

“真过分QAQ,我也有煮过粥拉。”虽然糊掉了,円堂苦笑着说道,“但是你还是吃了的嘛。”

“笨蛋,那是因为我生病,没办法选择。”

“对哈,想起来了,是我用(嘴)喂你吃的~”继续微笑的円堂。

“买菜的时候不要说无关紧要的东西啊!”脸红炸毛的豪炎寺。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豪炎寺。。。”円堂拉了拉豪炎寺的睡衣袖子,“你能不能。。。陪我去厨房倒杯水啊。。。”

“为什么?正精彩的地方啊。”转过头有些不解的看着表情微妙的円堂,电视上的光印在脸上,配着电影里诡异的音乐,显得有些阴森。


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円堂犹豫着要不要坦白说自己因为这恐怖电影觉得有点害怕,不行不行,这样以后肯定会被豪炎寺嘲笑的,所以为什么要在半夜看什么恐怖片嘛!

“没,没事,你继续看吧。。。”认命般的决定还是自己去厨房倒水。

但是刚从沙发上把脚放下来就踩到一个软软的冰凉的东西,円堂顿时觉得背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他哆嗦着拉了拉豪炎寺。

“豪,豪炎寺。。。沙发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眼泪都要流出来的円堂。

“我说啊。。。円堂,要是害怕就别看了。”一脸正经的豪炎寺。

“才,才不是害怕呢!我现在就去倒,倒水!”嘴硬的円堂。

深呼吸之后突然以光速冲向厨房,然后再以光速拿着一杯水冲回客厅,跳到沙发上。

“safe~~~~”円堂颇有成就感的说道,尽管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我怎么会喜欢这个家伙。。。】豪炎寺OS。


4. 一方的起床气


“豪炎寺,起床了。”円堂整个都压到豪炎寺身上,试图以这种方式叫他起床。

“唔。。。”但是豪炎寺只发出被重物压到的声音,完全没有起床的意思。





“豪炎寺,豪炎寺,豪炎寺,说好今天要去练球的~~”円堂凑到豪炎寺耳边说。

被热气弄得很痒,豪炎寺有些难受的皱起眉,然后试图伸出手把円堂推开,但是却反被円堂顺势拉着手臂从被窝里提了出来。烦人的家伙,他想着,眯起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带着橘色发带的家伙。

“豪炎寺,快点起来啦~”不依不挠的円堂,“豪炎寺,豪炎寺,豪。。。唔。。。”

豪炎寺的起床气之一,让那个烦人的家伙闭嘴。


5. 

做饭


“喂,円堂。。。可以从我背后下来么”豪炎寺穿着围裙背上背着一只名叫円堂的考拉。

“为什么啊?”抱怨般疑问的円堂考拉。

“你这样我没办法好好做饭呐。”一边艰难的把炸好的猪排夹起来放到盘子里一边说道。

“诶~~不要!”坚决表明立场的円堂,顺势在豪炎寺的肩颈处蹭了蹭。

“你是小孩子吗,这样下去晚饭都不用吃了。”

“没关系,那我就只能(吃)豪炎寺了。”心情大好的円堂。

“。。。”连耳朵都红了的豪炎寺。


6. 大扫除


“把那个箱子搬过来吧。”豪炎寺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对着还在整理东西的円堂说道。

“这个吗?”拿起脚下那个旧旧的箱子,却完全是意料之外的重量,“好重,装了什么啊?”円堂疑惑的问道。

“唔。。。不记得了,打开看看吧,我去放一下书。”豪炎寺拿着几本书向书房走去。

“好。”円堂把箱子打开,里面全是录像带,疑惑的拿出一卷,看到边上写着【円堂 JF高中联赛 VS XXX高校
】,别的带子边上也都写着不同的学校。

“是我的比赛录像啊。”

正好走过来的豪炎寺看到円堂手里的录像带突然大叫着冲过来,一把夺过箱子和円堂手里的录像带。

“这个什么都不是,还是扔掉好了!”

“为什么啊?不是我的录像么?”感到不解的円堂。

【这是因为我高中出国留学,所以拜托夕香帮我录的你高中时期所有的比赛】这种话打死他都不会说出来的。

“我说扔掉就扔掉了。”别过头脸红的豪炎寺。

“难道。。。”円堂站起身来,凑到脸红的豪炎寺面前,带着挪揄的口气说道“是用我的名字打掩护的**吗?”

结果换来的是豪炎寺的爆栗,捂着头蹲在地上看着豪炎寺愤愤的抱着箱子走开的円堂感到很是郁闷。





7. 一个惊喜


豪炎寺觉得最近円堂的举动很奇怪。

为什么?

因为他们已经大半个月没有滚床单这种事情他难道会到处和人说吗。

难道自己被嫌弃了?不对,站在镜子面前的豪炎寺看了看自己,身材没有走形,皮肤也很OK,一如既往的有魅力啊。

难道是円堂。。。不对!使劲摇摇头,豪炎寺觉得自己可能想的太多了,円堂这么年轻怎么会有什么问题拉!所以。。。

豪炎寺犹豫的瞥了眼放在洗漱台上的那个袋子。。。

“我回来。。。。。了。。。。”円堂刚进家门就看见豪炎寺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体恤和围裙,下面穿着一条带着蕾丝花边的T字裤,正在厨房切菜。

“豪,豪炎寺。。。怎么。。。”円堂觉得心脏快要跳出来了。。。豪炎寺居然这种打扮啊!!!!

“。。。s。。surprise。。。”只侧过半张红脸的豪炎寺。


8. 喝醉


“呐呐,豪炎寺,以后也要一起踢球哦~!!”趴在豪炎寺背上喝醉的円堂手舞足蹈的说道

“恩恩,你安分点啊。”豪炎寺头疼的把円堂向上托了一下,免得他掉下去。

“啊~真好啊,能和豪炎寺相遇什么的~~~哈哈哈~~前进~我们是世界第一!!!”円堂不安分的在豪炎寺背上继续折腾,完全没有体谅背着他的豪炎寺的心情。

“你再这么吵今天回家就睡地板吧。”

“诶~~~不要啦,我要和全世界最喜欢的豪炎寺一起睡!嗝~”円堂大声表白后有打了个响亮的酒嗝。

“你太大声了,笨蛋!”豪炎寺觉得自己彻底被背上的足球笨蛋打败了,可是喜欢这家伙的自己不也是个笨蛋么。


9. & 10. 噩梦+约定

“豪炎寺,豪炎寺!”円堂哭着把豪炎寺摇醒。

“怎么了,円堂?”睡眼惺忪的豪炎寺被円堂的哭脸吓了一跳。

“我做了个噩梦QAQ”円堂拉着豪炎寺的睡衣,抽噎的说道,“我梦到我和别人结婚了,然后你还当上了什么圣帝,说要支配足球,55555555,然后你还说不认识我。。。我怎么会和别人结婚呢,我除了豪炎寺别的什么都不要!”

豪炎寺笑着拉过円堂,抱在怀里,拍了拍他的背,轻声说“没事的,只是个噩梦。”

“可是,如果。。。如果我以后真的和别人结婚了怎么办?”

“那我大概应该还是会祝福你吧”豪炎寺把脸贴在円堂的肩上说,“毕竟,我无法阻碍你的幸福啊。”

“可是,可是你自己的幸福怎么办?!”円堂放开豪炎寺有些愤怒的说道,“不要说什么‘阻碍我的幸福’这样伟大的话,更任性一点要求我和你在一起啊,更贪心一点对我要求同等的喜欢啊,更强势一点就算把我关起来也不要放开我啊!呜呜呜。。。”说完又抱着豪炎寺哭起来。

“。。。那种事情,我做不到啊。”豪炎寺说道。

半响。

“。。。那我和豪炎寺约定。”円堂擦了擦脸上的泪,看着豪炎寺的脸说道,“这辈子绝不会喜欢上除你以外的人,如果,不对,不会有什么可能性的,全世界我只喜欢豪炎寺一个!”

“谢谢你,円堂。”轻轻的在円堂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豪炎寺笑着说。

就算以后你变心也没关系的,因为对于这份感情,我从来都没有奢求过未来,但是能拥有现在我已经很幸福了,円堂。
---------------------------------END

 

评论
热度(1)

© l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