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o

用来放置各种文和未完成的脑洞
闪电十一人 円豪 不鬼
小篮球 火黄 青火
火影 止鼬 鸣佐

*墙头是火受 黄火文请走子博:http://www.lofter.com/blog/limosidea

特别提示:只要文好看,基本没有雷的CP
头像P站ID:32003869

Sink or Swim 円圣虎

1. 
宇都宫虎丸到现在都记得第一次看见石户修二的时候。 
那时候自己提着送外卖的盒子,右手艰难的在拥挤的地铁车厢里寻找一个可以依靠的地方。 

他唯一可以依靠的地方,有一个人正撑着头睡觉。 

少年在意识到这列地铁是要坐到终点站的时候,他恶作剧般的晃动手里的盒子,里面的餐盘相互碰撞到发出哐哐哐的响声。 

被打搅到睡眠的石户修二眯着眼看到的第一副景象就是一张孩子的脸,圆圆的眼睛赌气般地看着自己。然后石户修二意识到他那不知所措的尴尬模样,他想了想,然后把横在杆子上的手放下,揉了揉脖子闭上眼继续未完成的睡眠。 

得逞的少年心安理得地握住了对他而言来之不易的支柱,然后无所事事地开始打量他对面低着头睡得安逸的这个男人。 

淡金色的头发胡乱的扎了个马尾,耳边不长的发丝落在肩头,额前落着一撮较短的刘海,柔软的贴着。身上穿着的是质地良好的衬衫,身边却很可疑的放着一个很大的包。此刻他缺乏支撑的脑袋在已经不稳的车厢里晃来晃去显得十分可笑。 

[大概只是个怪人吧]虎丸撇撇嘴暗自嘀咕道。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还来不及发出笑声,那颗脑袋就猝不及防地向他的手倒过来。 

【哗—— 

于是,慌乱地伸出双手的少年和一脸茫然的青年,以及事故中掉在地上的外卖盒子,在那个微熏的春日,拼凑出一副滑稽却温馨的景象。 

石户修二是被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给吵醒了,还来不及疑惑为什么今天个睡觉都这么困难他就看到了离自己脸不远的地方有双手,主人正是前面那个稚气的少年,他的脸上好象有那么一丝紧张和尴尬,石户修二又看了看地面散落的外卖餐盘和少年衣服上的油渍,然后就都明白了。 

[这孩子难道是怕我的头掉下来吗。] 

这样想的石户修二向个脸都红了的孩子淡淡的微笑了一下。 

在那天以后的无数个回忆里,宇都宫虎丸的脑海里浮现的总是浮现出石户修二那细长的眉眼,微微扬起的嘴角和浑身清冽的气息。 
阳光好象忽然从石户修二后面的窗户里透过来,宇都宫虎丸睁不开眼睛。看到这张皱着眉头的小脸,石户修二的笑意更深了,“谢谢。” 
谢谢。 
在吵杂的车厢里笔直地传入耳朵里的这句话,好像有什么温度似的在心底慢慢的扩散开来,好像整个人都沉入了温暖的海洋里,被小心翼翼的包围着。 

在明艳角落的四月天里,宇都宫虎丸在送完外卖回家的地铁上,回家之后他会帮着母亲照看餐馆,天黑的时候带着足球去公园练习。 

这只是他每天不断重复的普通生活,但是今天却因为一个在地铁上打瞌睡的家伙而打乱了,被打乱的原因居然是为了接住那家伙的头而弄了自己一身油渍以及那家伙的微笑。 

宇都宫虎丸拾起掉在地上的外卖盒,抬起头看着带着歉意微笑的石户修二。 

[这个。你得负责。] 

面前的人并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反而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继续保持微笑。 
[好。] 

宇都宫虎丸一直都记得这样的一天,虽然自己满身油渍,略显狼狈,但他却觉得这是异常美好的一天。
--------------------------------TBC

2.
所以。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好象是那个孩子拿着外卖的盒子说要自己负责,然后糊里糊涂的自己就这样答应了下来,再然后就是现在这样。

石户修二有些头疼的看着沉默的走在自己前面的少年,从下车之后就一直保持沉默多少让人觉得有些尴尬和暧昧了。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

还是石户修二打破了沉默。

[我叫石户修二,你呢?]

[啊,虎丸,宇都宫虎丸。]

[打工?]

[诶?]因为跳跃的问题反应慢了一拍,[嘛,算是吧。。。]

[哦。。。]对方的回答也很简短,[我家就在前面了,有点小,不介意吧?]

[。。。]

石户修二突然想起自己和円堂互通心意之后的情景。

现在这个安静的少年真的是先前在地铁上拿着被弄翻的外卖盒,示威似的看着自己的人吗?

[怎么感觉。。。有点应付不来啊。。。]

虎丸也觉得自己快疯了。

先前厚着脸皮的无赖请求就已经耗尽他的勇气了,但是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傻乎乎的答应了,并且自己就这样和他一起走在去他家的路上,这样的展开太奇怪了吧?随便和陌生人一起走,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啊。。。真是,现在该怎么办。。。]

好在两人的尴尬没有持续太久,他们的目的地就到达了。石户修二的家不算大,却让人觉得宽敞而舒适,进门的鞋柜上放着他和另一个人的照片,笑得很幸福的样子。

宇都宫虎丸只看了一眼就把视线移到了别的地方。

[我回来了。]石户修二说到,但是空荡的房间里没有人回应,所以他自顾自的放下包脱掉鞋子,然后又从柜子里拿出拖鞋给虎丸。[进来吧,我朋友他还没有回来。]

[恩。]但是手里沾着油渍的外卖盒却不知道放在哪里,稍微的有了踟蹰。

好像看出他在烦恼什么,石户修二说道[盒子先给我吧。]

突然发出的声音打断了虎丸的胡思乱想。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 

可怜的外卖盒再一次和石户修二家的地板来了次亲密接触,干净的地板上染上了油腻的汤汁。

石户修二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蹲下身去,[我帮你洗吧。]他抬起头看着宇都宫虎丸身上沾满油渍的衣服,继续说道[衣服,也洗洗吧,我帮你拿干净的来。]说毕拿着从外卖盒里掉出来的餐盘走向厨房的料理台,声音渐远的传来,[浴室在二楼的转角处。]

宇都宫虎丸其实什么也没听见,他的思维在碰到石户修二手指的那一瞬间就停止运作了。 

其实两手交错只是刹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宇都宫虎丸就是知道,知道石户修二的手指骨架很分明,指尖有薄薄的茧,知道石户修二的手很温暖,会莫名的让人产生了依赖感。 

等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穿着围裙的石户修二站在院子里晾衣服,空气里还有着洗衣粉淡淡的香味,宇都宫虎丸看着那人的背影,突然的觉得其实他们已经相识很久的错觉。

这时候石户修二转过身看到穿着大了几号衣服的虎丸,笑着说[衣服洗好了,现在晾着呢,过会就可以拿了,要不你在我这吃了饭再走吧。] 

[恩,好。] 

[那,打个电话给家里吧。] 

[恩。] 

虎丸的神智一直到石户修二给他端上蛋包饭时才开始清晰起来。

[你和朋友一起住?] 

[啊?]已经习惯了少年简短回答的修二显然没有做好被提问的准备。 

[哦,他啊,可忙着呢,完全是个足球笨蛋啊。]好象是眼花了吧,石户修二说这话的时候飞快地掠过一丝怅然,[吃吧,冷了伤胃。] 

蛋包饭很好吃,有妈妈的味道。

于是虎丸借着长身体的缘由又多要了2份。一边吃的时候他一边在想,如果刚才不是站在石户修二的旁边,如果刚才没弄脏衣服,如果刚才没有恬不知耻地跟过来。 

如果不是石户修二。 

这以后的很多个同样的晚上,当宇都宫虎丸吃着各种各样的美食的时候,即使后来他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这样的石户修二的时候,他总会想起来,曾经的石户修二是这样站在他面前,用看小孩子的眼光,微笑着递上一份蛋包饭。

[对了,前面给你洗衣服的时候在口袋里发现了这个]拿出一张学生卡,[原来你是雷门中的啊,我朋友也在那里工作呢]说的兴高采烈的石户修二发现对面的小孩又有走神的趋势,[我把他的名字写给你吧,说不定可以有帮到你的地方。] 

晚上7点,宇都宫虎丸再次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的左手还是提着外卖的盒子。只是晚上的车厢很空,他一上车就有了空位,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人仔细地洗过了,还能闻到淡淡洗衣粉的味道,今天太晚了就不去公园练球了吧。

在外了一天的少年就这样抱着外卖盒,嗅着衣服上的香气,学着某人,把手靠在栏杆上,撑着头,渐渐地睡了。 

他闭上眼睛前想的最后一件事情是,明天去学校上课啊,那个谁谁的朋友,叫什么……恩,円堂守的,是足球部的监督吧。

----------TBC




评论

© l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