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o

用来放置各种文和未完成的脑洞
闪电十一人 円豪 不鬼
小篮球 火黄 青火
火影 止鼬 鸣佐

*墙头是火受 黄火文请走子博:http://www.lofter.com/blog/limosidea

特别提示:只要文好看,基本没有雷的CP
头像P站ID:32003869

Sink or Swim 円圣虎

5. 
宇都宫虎丸再一次坐在了石户修二家的餐桌上,这时距离他第一次看见石户修二,只过一天的时间。 

石户修二的家,还是和昨天一样,一样淡黄色的墙壁和木制的家具,只是今天的他,和昨天相比,好象话变多了些,笑得也多了。 

[这样的石户修二,看上去好象很幸福的样子。] 

所以自己为什么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虎丸摇了摇头希望能把脑子里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都抛到一边,然后他就看见石户修二端着超大份的蛋包饭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诶,今天吃蛋包饭么~]円堂趴在餐桌上懒懒的抬起头问道。 

[做饭的时候没有任何贡献的家伙没有立场说这种话。]冷冷地抛出这句话的石户修二。 

[可是我其实很想吃炖杂菜的~]开始继续趴在饭桌上耍赖的成年人,说话的声音拖得老长。 

虎丸满头黑线地看着这一幕,円堂监督……在学校的时候不是挺成熟的嘛……他再看看石户修二,那人一脸自然的表情,好象已经司空见惯了。 

承担着全部耍赖般抱怨的清秀青年和明明也是成年人的足球部监督,这对怪异的组合站在一起却是一幅出人意料的和谐的景象。 

好象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又好象不仅仅是这样的关系。 

宇都宫虎丸觉得胸口有些堵,于是皱着眉头咳嗽了几下。 

[怎么了,不舒服吗?]抬头便看到了石户修二担忧的表情。 

[大概是你的饭太好吃,他噎到了吧,哈哈哈哈。]円堂笑着说道。 

[你真是没有一点做老师的样子。]石户修二看着円堂取笑虎丸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起身倒了杯水递给虎丸。 

虎丸向他们不好意思地笑了,感觉好象没那么难受了,应该是吃太快了吧。真是的,在石户修二面前这么丢脸。 

后来每当宇都宫虎丸带着或甜蜜或酸涩的心情想起这些的片段的时候,他才发现其实有些东西曾经在那么转瞬即逝的一刻就已经出现过,只是当时的自己,过于惘然罢了。 

一顿晚饭就在这么热闹的气氛中度过了,除了自己比円堂还多要了一份蛋包饭这件事情,惹来円堂一句[果然是成长中的少年啊~],虎丸觉得円堂监督有时候也蛮小孩子气的。 

收拾桌子的时候円堂主动要求去洗碗,争执了半天的石户修二最终还是放弃了。 

[哎,看来明天又要去买碗了。] 

这时虎丸坐到石户修二身边,好象是有话要说的样子,却又左顾右盼地好象在迟疑着什么。 

[虎丸,有什么事吗?] 
[恩……那个……今天円堂监督……加入…足球部…让我……]支支吾吾了半天的少年把一句话说的支离破碎。虎丸低头看着石户修二头的眼睛,他觉得自己的耳朵应该也红了吧,否则怎么这样滚烫滚烫的。 

自己还是很喜欢足球啊,即使没有人愿意当自己的队友。。。 
可是下午的练习赛时,接到传球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还是能被人信任的,于是这种被人需要和认同感觉在心里飞速的膨胀,所以我还可以继续踢球吗? 
还可以和大家一起踢球吗? 

虎丸觉得此刻的他需要一个答案,但是却莫名的觉得石户修二能解答自己的疑问。 

战战兢兢的少年终于鼓足勇气抬起头来。石户修二的眼睛不是他想象中的平静或者什么,只是淡淡地笼上了一层雾气,朦朦胧胧的让人看不真切。 

[足球啊,真是让人怀念呢]石户修二微微偏着头说出完全不是答案的句子。 

[嘛,我以前也踢过足球,只是现在没有继续罢了,毕竟有些东西不能两全其美呢。]不出意外地看到对面少年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石户修二眯起了眼睛,明明是6年前的事情自己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他还记得每天放学后在河边球场上的特训,记得自己被威胁而离开球队时,円堂依旧相信他的目光,以及FFI决赛的时候,他向円堂伸出手抱怨[你总是那么慢。],还有队友们传球给他时寄托在球上的信任。 

记忆最后停留在那个雨天,已经考取医学院的自己和父亲坦白以后要继续踢球并且和円堂在一起时,父亲迎面而来的耳光和气得发抖的肩膀,但是他依然没有退步咬牙坚持下来,最后父亲疲惫的说[足球和円堂,你选一个吧。] 

拿着行李走出家门的时候他说[就算我不踢球也没关系,円堂,他会带着我的梦想一直留在球场上的。] 

后来自己便是结束足球生涯的豪炎寺修也,同时也是医科大学的新生石户修二。 

可是这些都不重要,石户修二转过头看着円堂在厨房手忙脚乱洗碗的背影,原来我们在一起都已经这么久了。 

意识到自己出神太久,他抱歉地向虎丸笑了笑说道[虎丸,如果喜欢足球的话就没有理由继续踢球了吧?继续踢球的话一定能找到你想要的答案的。] 

虎丸正想说什么,却被从厨房里传来的円堂的喊声打断了。 

[豪炎寺~洗涤剂用完了拉~] 

一边抱怨着[昨天不就和你说过了嘛]一边走向厨房的石户修二并没有注意到坐在沙发上的虎丸失魂落魄的样子。 

6. 
豪炎寺修也。 

宇都宫虎丸坐在沙发上默念着这个名字,也许很多人都不记得这个名字了,但是他却一直记了很多年。 

第一次看到豪炎寺的时候是在TV转播的FFI大赛上,INAZUMA JAPAN VS Little Giant,豪炎寺所在INAZUMA Japan陷入了苦战,对方的射门威力和团队配合很强,已经领先2分了,时间也所剩无几。可是即使是这种时候,豪炎寺也没有放弃任何得分的机会,每一次进攻失败,他只是拉起队服的前襟擦擦汗,然后又飞快地跑回自己防守的位置,眼里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下半场快结束的时候他靠着队友的助攻成功的把比分扳回2:2平,硬是把比赛拖到点球大战,但是最后射失点球的也是豪炎寺。 

那时候的虎丸坐在电视机面前,看着体力透支的豪炎寺被队友支撑着的背影,觉得有些落寞却又很激动。 

原来足球是这样有趣的运动,原来足球可以让人变得如此强大。 

[如果我也可以变得像豪炎寺一样强大就好了。]这样妈妈也不用那么辛苦了,年少的自己是这么想的。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自己为了练习也吃了不少苦头呢,但是总想着有一天要是可以和豪炎寺一起站在球场上那该是多美妙的事情,也就咬牙坚持着。所以即使没有人再愿意和自己踢球,即使家里的餐厅营业到很晚自己也会带着球去公园练习。 

但是后来突然的有一天,再也没有关于足球选手豪炎寺修也的任何消息,就好像凭空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一般。宇都宫虎丸还为此消极了一阵子,但是他始终相信着要是自己不放弃踢足球的话,有一天,一定可以和豪炎寺见面的。 

所以现在是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吗? 

可是为什么要告诉我你叫石户修二呢?你已经放弃足球了吗? 
我再也没有机会和你一起踢球了吗? 
回想刚才石户修二苦涩的笑容和那句[毕竟,有些东西不能两全其美呢。],虎丸的心突然狠狠揪了起来,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放弃了足球呢?明明比任何人都热爱着足球啊。。。 

虎丸感觉自己的胸口好象有什么东西柔软塌陷了下去。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傻傻地为了一件弄脏的衣服跟着石户修二走回家,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厚着脸皮去找看足球部的练习,他终于明白自己从昨天开始的反常是为什么。 

都是因为这个笑的一脸温柔,说着世上没有两全其美的石户修二。 
我喜欢石户修二。 
原来我喜欢石户修二。 

虎丸从小到大也偷偷对很多人心存好感,比如小时候隔壁常来帮忙餐厅里的姐姐,比如小学时候常常带给他糖果的同桌小女孩,比如在公车上穿着制服悠然的听着音乐的高中女生。 

只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像石户修二那样,能给他那么深刻的感觉。 

或许因为石户修二和豪炎寺修也是同一个人,而豪炎寺修也是自己从小就憧憬的对象,所以多少受到这样的感情影响,但是这样的感情还是深刻到让宇都宫虎丸立刻相信,他喜欢石户修二这个事实。 

确定了自己心意的少年突然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单纯的带着一种自信,相信自己的喜欢会像这个春日一般美好,只是他没有想到喜欢的对象和自己是一样都是男性,没有想到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没有想到自己是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 

当然他也来不及去思考,石户修二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于是尽管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宇都宫虎丸都觉得那样的自己实在是蠢毙了,但当时,他只是带着那脸足以融化冬天的笑容,笑着看円堂不辜负石户修二所期望那般地打破了碗,还顺带弄破了自己的手,以及石户修二急着找创可贴的背影。 

那天在石户修二的家里,3个人,和睦地好像一家人那样。 

宇都宫虎丸一直到今天都还是这么认为。 

虽然他早就已经知道,那时为円堂包扎手的时候,低着头背对自己的石户修二表情是多么的担心。 
---------------------------------TBC

评论

© l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