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o

用来放置各种文和未完成的脑洞
闪电十一人 円豪 不鬼
小篮球 火黄 青火
火影 止鼬 鸣佐

*墙头是火受 黄火文请走子博:http://www.lofter.com/blog/limosidea

特别提示:只要文好看,基本没有雷的CP
头像P站ID:32003869

Sink or Swim 円圣虎

9
石户修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虎丸的那句喜欢,其实比看到円堂那一幕时的打击更大。 

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以前石户修二看到过一个节目,里面一个所谓的感情专家说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应该立刻说清楚,免得给对方希望,这样伤害会更大。 

石户修二知道自己应该说虎丸啊我们是朋友我们都是男的你是不是搞错了。可是看着对面这样清澈带着绝望的眼睛,石户修二想起自己的15岁。 

那时应该说是豪炎寺修也的15岁,足球和信任的队友就是全部,可以算得上爽朗和幸福。 

原本这个孩子也应该是这样的15岁的,可是他现在那么忧伤。 

于是石户修二没办法开口。 

他感觉好象那双一直看着他的眼睛,会因为自己这样的一句话立刻掉下泪来。 

虎丸啊,原谅我这次的优柔寡断吧。 

好在后来虎丸也没有再追问下去,两个人就这样心不在焉地在外面吃了晚饭。分手的时候他执意要送虎丸去车站回家,可是虎丸怎么都不肯。 

他走之前对石户修二说,你快回家吧。円堂监督还在家等你。 

那天下午开始石户修二的手机就没停止响过。 

32个未接电话,24条短信。 
来电人和发信人只有一个。 
円堂守。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円堂噌的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 

房间里没有饭菜的味道,电视也没有开过。円堂的脸上,是遮不住的疲惫。 

円堂这样等了我一天。 
石户修二已经准备冷掉的心又温柔地疼痛了起来。 

[豪炎寺你今天去哪里了]一脸焦急的円堂有些生气的样子,[不是说好在学校见面,然后一起去吃晚饭的吗?] 

他看着这张有着担心胜过生气的脸,有些抱歉的牵起嘴角微笑,[医院里突然有别的事情,所以没来得及告诉你。]说罢便想转身回房间换衣服。

円堂怔怔地看着他,那个笑容像是无奈,又像是包容,让円堂直觉似乎有什么不对劲。于是他伸手拉住豪炎寺的手臂,不轻不重的力道,但是指尖的温度又正好传到另一个人身上。

[修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豪炎寺停下脚步,没有说话,円堂这样称呼他的时候很少,但是每次他都无法抗拒的心软,可是能怎么说呢?因为我看到你和夏未拥抱,因为我嫉妒任何和你走得太近的人,因为我真的已经不知道怎么样喜欢你才好了?每次他一想到这里甚至还会反问自己那时候放弃足球到底应不应该。

可是最终,他也只是转过头微笑着说,[只是因为太疲倦了,没什么别的事。]并且安抚性的拍了拍円堂的手。

可是円堂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放手,豪炎寺甚至觉得拉着自己的手的力度变大了。

[修也总是这样。]円堂的声音带着温柔的无奈。

豪炎寺想起在学校的树影下,円堂温柔的拥抱。

[我总是什么样子。]豪炎寺觉得心里的不安和嫉妒被放大,语气里有隐隐的怒气。

[你总是不愿意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能一起解决的吗?]

[那、么,你来告诉我,我应该怎么样才可以忘记自己喜欢的人和别的人拥抱。]豪炎寺觉得一字一句说着这样的话的自己真的非常矫情,但是现在的他停不下来。

[我也想把那些事情说出来,我也相信有些问题都可以解决,毕竟我们在一起时间不短了,可是,可是我不是个絮絮叨叨的女人!]

寂静。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豪炎寺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鬼话,可是他控制不了。 

円堂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豪炎寺,他印象中豪炎寺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円堂,我看到你和夏未了。] 

[円堂,我其实也想潇洒点过来和你们打招呼,可是我做不到。]

[我有时候甚至会想,要是我没有那么喜欢你就好了。]

---------------------TBC

评论

© l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