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o

用来放置各种文和未完成的脑洞
闪电十一人 円豪 不鬼
小篮球 火黄 青火
火影 止鼬 鸣佐

*墙头是火受 黄火文请走子博:http://www.lofter.com/blog/limosidea

特别提示:只要文好看,基本没有雷的CP
头像P站ID:32003869

路 (高考作文联文)JOJO x DIO

食用前注意:

-这是和 @-荊棘海- 的联文,灵感来自于高考作文的题目《路》

-前两章是我写的,开头有借鉴《路边草》一书中的桥段

-设定是黑手党迪奥和建筑设计师乔纳森,分别后再相遇的故事 


1.

乔纳森离开英国有几年时间了,这次从蒙特利尔归来,住在Cowny镇的一条小街上。他踏上故土的时候觉得很亲切,同时又有一种伤感油然而生。


刚回到陌生又熟悉的环境,他身体里还沉积着另一个国家的习气,仿佛在时时刻刻提醒他流逝的时间,他有些厌恶那样的习气,想尽快摒弃它,却也没有注意到其中隐藏着的满足和自豪。


他跟街上那些沾有那种习气的人一样,充满神气,每天按部就班,在中世纪建筑风格的街道上往返。


那天下着小雨,英国的天气本就带着湿气,小雨淅淅沥沥很快就为这座沿海的小镇蒙上了雾气。乔纳森没有穿外套,也没有穿雨衣,只是打着一把稍微有些大的黑伞,像往常一样向家的方向走去。正走着,在离面包店不远的地方,他遇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那个人沿着坡道向他走来。乔纳森漫不经心地向来人的方向望去,那个人正在距离自己二十米左右的地方。


乔纳森连忙把目光移开。


他本想装作陌生人一样,从那个人的身边走过,可是又觉得有必要再确认一下那个人的相貌。因此,当他们相距五米左右时,乔纳森再次向那个人望去,却发现那个人早就站在那里,而且一直看着他。


街上寂然无声,如丝的细雨在两人之间飘落,彼此很容易就能看清对方的脸。乔纳森飞快地看了他一眼,之后径直向前方走去。但是对方却一点儿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一动不动地伫立在路旁,目不转睛的看着乔纳森从自己身边走过。乔纳森能感觉到,那个人的脸正随着自己的脚步,一点一点地转动着。


乔纳森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了。他不到二十岁时就与这个男人失去了联系,如今十几年过去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现在的乔纳森,无论是地位和境遇,与十几年前相比,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内里穿着质地良好的衬衫,贴身剪裁的西装马甲勾勒出他健壮的身材,他带着圆顶礼帽,想起多年前穿着麻布衫戴着面包帽的少年,连他自己也觉得恍然隔世。


然而那个人却没有什么变化。金色的发丝被雨水沾湿,有几缕贴在额头,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散发着内敛又侵略的气息,直直地看着他的方向。


乔纳森对这样的感觉太熟悉了,那年在街头看到那人奄奄一息时,就是这双眼让他无法置之不顾。怎么算,那个人也应该有三十岁了吧,为什么仍有着这样致命的吸引力呢?乔纳森心里觉得怪怪的,那人过去就没有打伞的习惯,如今也固执的坚持着,这个怪癖让乔纳森觉得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神秘。


乔纳森不想碰见那个人。他曾经想过,要是万一碰上了,就算那人比自己过得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眼前的这个人,任谁见了,恐怕都很难相信他过得不够好。


那人从来都是宽肩窄腰的好身材,虽比不上自己常年锻炼而练就的肌肉,但却有着一股禁欲的美感,不习惯打伞这个喜好,姑且不论,但从衣着上来看,那人就透着一股让人难以释怀的气场。乔纳森还注意到,那人胸前口袋里放着白色的手绢,上面绣着一朵被荆棘缠绕的娇艳玫瑰。


那天乔纳森回家之后,一直无法忘记在路上碰见那个人的情景。那个人伫立在路旁,直勾勾地望着他擦身而过的神态,不断侵扰着他,弄得他心烦意乱,连带着他以前骨折的旧疾也在这湿冷的天气里隐隐作痛起来。


他回到家翻出医生给的止痛片,又混着冷水囫囵的吞下去,被雨水沾湿的衬衫贴在皮肤上,那滋味并不好受,就好像他的心被雨水打湿浸泡,翻出起皱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以前爱上那个人的时空。


“DIO。”乔纳森掩住自己的眼睛。



2.

第二天,乔纳森在同样的时间,路过同样的地点。第三天也是一样。但是,那个没打伞的男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乔纳森每天机械而勉强地在那条路上来来去去,或者坐在设计院里对着图纸发呆。无聊的日子就这样过了五天,第六天早晨,那个人再次突然从坡道的下坡处冒出来,把乔纳森吓了一跳。还是和上次一样的地方,一样的时间。


尽管乔纳森感觉到对方正在慢慢靠近自己,但他想和平常一样,机械而勉强地走过去。然而对方的态度却与自己截然相反。那个男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乔纳森,那眼神里带着一些让人无法解读的眷恋,使人明显地感觉到,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向乔纳森走过来。


当乔纳森走过他身边的时候,突然被那人拉住了手臂,他想总是这样终究也不是办法。两人靠得很近,乔纳森能从那人身上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那人有些犹豫的开口。


“。。。JOJO。”


这样的场景时隔多年再次出现,他居然有些怀念。


乔纳森已经很久没有听人这样称呼他了,甚至在他年少的时候也只有极少数的亲人才会这样唤他的小名。上一次被这样称呼时他的记忆还和现在拉着他的人有关,那时他在忙着画图纸之余最喜欢就是抱着那人看书,坐在洒满阳光的窗台,将下巴抵上那人柔软蓬松的金发,随手拿一本建筑学的书籍,泡上一杯红茶,他就可以度过一个下午的时光。


虽然那人红着脸抱怨这么粘人的方式十分不舒适,但他还是乐此不疲,因为他知道那人只是嘴上说说,并不是真的讨厌。那时候的乔纳森觉得他足够了解迪奥这个人,虽然他们从相识到相恋并没有花上多少时间。可惜那都是过去,乔纳森因为车祸而手臂骨折时,迪奥只去过医院一次,自那以后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乔纳森几乎要把整个大不列颠岛都翻过来,却依然没有迪奥的消息。再后来他的设计作品得到教授的推荐,进而离开英国前往加拿大蒙特利尔进修,这一去就是十几年。


“请问有什么事吗?”平淡地发问,乔纳森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干涩,大概是回忆起过去种种的无法释怀。


迪奥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直直地看向乔纳森的眼睛,像海洋一样深邃的眼里有些迷茫,也有一些无措,迪奥在心底自嘲的笑了笑,在流逝的时间里他怎么能奢望在这双眼里看见眷恋之类的感情。


在迪奥沉默的同时,乔纳森也仔细打量起他来,迪奥几乎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金色的发丝和俊美的面容,以及那娇艳的像玫瑰一样的唇色,真是让人无法抗拒。乔纳森不由地伸手附上迪奥的脸颊,当察觉到迪奥明显有些震惊的神色时,他也好像触电一样,连忙将手拿走,视线也转到另一边。


“JOJO,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迪奥随口问道。


“大概上个月。”乔纳森心不在焉的回答,他并没有想要延长与迪奥的对话,他也道不清楚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做出那样亲密的举动。


“你不邀请我去你的新家吗,JOJO?” 迪奥看着他问,话里有些期待。


乔纳森转过头看向他,这算是主动示好吗?乔纳森是有隐约的怒气,十几年前他并没有想过迪奥会突然离开,十几年后的今天他也没没料到还会和这个人再次相遇。他心里的伤还说不上痊愈,这一点他在第一次遇见迪奥的时候就明白,所以他看见这个人会伤心,会焦躁,会不安,但是现在说着话的迪奥呢,他想的也和自己一样吗?


乔纳森不确定,也不敢去确认,所以最终他只是冷淡地说,“我想我们并不是那样相熟的关系,布兰度先生”,他拉低自己的帽檐,阴影下的眼睛让人看不清楚。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先失陪了。”他说完就走,毫不迟疑,也不去管迪奥是不是听清了他的回答。


意外的,迪奥并没有追上来,乔纳森觉得这样似乎对大家都好。他回到家,换了身衣服就钻进自己的书房。待在这不到十二平方的小房间里,他感觉要做的事情堆积如山。实际上,比起工作来,还有一种不得不承受的刺激更强烈的支配着他,使他焦躁不安。


他打开从蒙特利尔带回来的箱子,取出法语的书籍,盘腿坐在山一样的书堆里,他能就这样过上一个星期,甚至两个星期。

-----------TBC


P.S. 

下面就要交给小哎了233

评论
热度(27)
  1. -荊棘海-limo 转载了此文字

© l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