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o

用来放置各种文和未完成的脑洞
闪电十一人 円豪 不鬼
小篮球 火黄 青火
火影 止鼬 鸣佐

*墙头是火受 黄火文请走子博:http://www.lofter.com/blog/limosidea

特别提示:只要文好看,基本没有雷的CP
头像P站ID:32003869

[JOJO][JD聯文] 路 03+04

-荊棘海-:

睽違五個月的JD注意 (笑)
-與 @limo 的聯文,題目取自2015年高考作文題目福建卷《路》
-第3章與第4章是我寫的, 目標是像巧克力蛋糕那麼甜w
-設定是黑手黨迪奧和建築設計師喬納森,分別後再相遇的故事
-第1章與第2章請點此 → 

3.
喬納森讓時間不斷在書頁中流逝,儘管意識到這只是自認理性的逃避。即使秉持對雙方都好的原則而決定離開,自己分明是故作鎮定掩示著心懷留戀,從迪奧面前倉皇逃離。他感到有點頭疼的撥弄著頭髮,雙眼不自覺的望向牆壁上的掛鐘,四點一刻。居然這麼晚了,他才發現自己鑽研著建築理論與材料間的可變性花去多少時間,頓覺飢腸轆轆。這個尷尬的時間一般餐廳還在進行晚餐的備料工作,但是在工作地點附近有一間他常去的光顧的西式茶館,手工蛋糕十分美味。
 
早在黑髮男子親自推開漆成白色的木門前,裡邊的女侍就從拱門上的玻璃小窗看到他了。平時就很熱絡的女侍拉開了門,領著老客人往裡走。喬納森感覺有點奇怪,一般他會選靠窗的座位,可是這位小姐卻帶著他走向了茶館最裡邊的雅座。喬納森正想開口說他一個人來,像平時一樣坐在靠窗的座位就好,當他看見正斜椅在沙發座上的金髮青年帶點促狹的笑臉,一時之間也想不出適合的話。總覺得自己該摸摸鼻子,轉身就走。根本不知道迪奧在考慮什麼,但是這是間公開營業的茶館,對方自然可以來光顧。
 
「JOJO,坐下吧。你總不會連一句能對我說的話也沒有。」
「……為什麼跟著我?」
「從以前你就對這類瑣事特別敏銳。我曉得你工作的設計院在哪兒,這六天以來也有看到你來這裡喝下午茶。所以我只是來碰碰運氣。」
「迪奧,你沒回答我的問題。」
「那你就有回答過我?哪,JOJO……我想親耳聽到你說你不願意讓我再踏進你家裡一步。如果你說出口,我也能放棄了。」
 
這名令人無法從他身上移開目光的金髮男子略顯慵懶的闔上雙眼,放鬆的神情似乎與那太過俊美而略顯冰冷的臉龐不合襯。黑髮青年憶起那梳理的一絲不苟的金髮有如夏季螢火般輕盈掠過指尖,曾經的戀人臉部線條曾幾何時顯得如此冰冷?大街上太過嘈雜,喬納森一直沒能仔細看清那對琥珀色的雙瞳,不過即使在室內柔和的燈光下能看清,卻依舊摸不透對方的心思。
 
迪奧並非真有把握能在十多年後也掌握住戀人的弱點,但是他深信喬納森還惦記著兩人間的往事。這六天裡他並未看到這名侷促不安的建築師與任何女性或者男性出雙入對,雖有設計院的同事們圍在人緣頗佳的建築師身邊打轉,但是他能輕易看出那些愛耍嘴皮子又愛做派頭的庸碌之輩不在眼前的人心上。想到此,已過而立之年卻英挺依舊的金髮男子不禁露出迷人的淺笑,熟悉的神情令正直盯著他的喬納森胸中一動,這笑容好像從前迪奧抓住了自己的小紕漏時的模樣。
 
「……我就不客氣的入座了。念在從前的情份上不想讓你在店裡難堪,看得出你早已事先訂好座位等我。唉,說不定連餐點也決定了。」
「JOJO,十幾年不見,你還是這麼了解我。點給你的是店內最受歡迎的四款巧克力蛋糕組合,保證讓你欲罷不能。」
「也給自己點一些吧?這裡的千層派跟水果沙拉三明治很美味,不會太甜膩,適合你的口味。」
「我想先看看你大快朵頤的模樣。我已經記不清你高興的樣子了,真想現在就看到。然後深深映入眼底。」
「迪奧……雖然我真的很喜歡巧克力,又是慕斯、又是黑森林與布朗尼,還有這個沙河蛋糕,我為了吃光這些,真不能帶你去我家了。」
「呵呵呵,那還真是我的錯了。吃吧,我也按你的推薦點了千層派跟三明治。就算今天去不了你家,你也得跟我好好聊聊。」
 
喬納森雖然再三感到難以招架迪奧的軟語示好,但是對於「欲罷不能」與「大快朵頤」等等略帶暗示性的字眼還是感到面上發熱。他只覺得迪奧那柔軟鮮豔的雙唇咬上了雪白的三明治麵包時,算直像咬在自己的心上。


4.
他倆在餐館度過了還算平靜的時光。正確說來喬納森內心頗受煎熬,然而在迪奧從容不迫的要求下還是把自己工作上得意與失意的事情與其分享。總的來說他沒有無法說出口的秘密,不過就連獲得推薦在蒙特利爾求學那段日子裡曾被三位美籍女性追求過的事也被對方問出來,未免有點失策了。
 
看著眼前的人不滿的微微噘起嘴,卻還是很快的放下一切,繼續對盤中的巧克力蛋糕展開攻勢,金髮男子於是拿起茶壺為對方斟上一杯熱騰騰的紅茶。大吉嶺帶著麝香葡萄濃郁的香氣令黑髮男子的緊張的心情逐漸緩和下來。他看到那纖白的十指扶住茶壺的優雅手勢,瞬間有些心軟。既然都說出了自己這十幾年來如一日的經過,他也很想知道一度行蹤成謎又突然現身的伊人日子過得是否安好。
 
「你的表情柔和多了。不像上次在街上遇見時真是竭盡全力拒絕我。」
「沒辦法啊……再怎麼樣,這些美味的蛋糕與紅茶畢竟是無罪的說。那麼迪奧看我的吃相也看夠了吧?不如說說你這幾年來過得如何。」
「在危急的一刻,我的腦中想起了你。」
「……啊?這個、迪奧啊,我是問你的生活情形……」
「我未曾解釋過那段出生入死的日子,也難怪你不明白。但是在我感覺自己的性命可能到此為止時只想起了你。」
「噢噢……但是,能否說得清楚一些?我真的連你目前的處境也不清楚,就聽到『出生入死』感覺相當危險。」
「在這裡我無法詳細說明。但是如果你改變主意,帶我去看看你的新家,你會獲得更多想要的情報……失禮了,不由的流露出公事上談判的口吻。喬納森,你難道不想獲得更多跟我有關的情報?」
 
當然很想。黑髮男子有點頭疼的考慮著要怎麼讓過去的戀人打消去自己家的念頭,不過裝滿了甜點與紅茶的胃袋似乎稍微影響了他,於是只提出想跟對方一起散步的邀請。這點轉變令迪奧微微一驚,不過卻相當爽快的應允了。
 
兩人一起走在Cowny鎮的海港附近,遙望著鷗群劃過天際,為有些陰霾的天色平添幾許純白。喬納森想起自己在曾在住處附近的胡同裡撿到感覺受盡磨難,暈倒在地的金髮青年。那時他們都還很年輕,救人的一方將面色有如紙般白的傷者帶回家中照顧。他不止一次提及要帶突來的住客正式就醫,但是那如畫如詩的美青年只是說你為我做的已經夠多了。
 
如今回想一下不止是迪奧的身體底子好加上自己悉心照料,他在避著些什麼?為什麼不能到鎮上的醫院,也許真有什麼難言之隱。喬納森凝視著迪奧在風中飄動的髮絲,即使用髮油梳得伏貼卻也有幾絡不聽話的金髮跑了出來。看他的打扮確實不像生活困頓,高挑的身材襯上有腰身的白色小牛皮大衣,胸前口袋裡依舊插著上頭繡有玫瑰圖案的絲質手絹。這個玫瑰圖案似乎有點眼熟?可是一時想不起在什麼地方見過。
 
「怎麼一直盯著我瞧?」
「簡直像夢一樣,聰明伶俐的迪奧居然回到人口僅有14,208人的小鎮上。我當時不知找了你多久,發現你不在Cowny之後幾乎以整個英國為範圍找下去……哇!」
「JOJO……你總能一再的令我感到動搖。我回來這一趟果然是對的。」
「迪奧,這樣很危險的……別突然這麼用力抱住我,要不是我力氣大,我們可能一起跌進海裡了。」
「我知道你不會讓我一個人跌進海裡。」

喬納森聽了這句話當下不知如何反應,卻也加重了擁抱的力道。就像要彌補十幾年的隔閡般,迪奧也絲毫沒有放鬆,這樣的相擁簡直令人透不過氣。
 
迪奧在喬納森的懷中想著,這樣也好。即使他不願意請我到家裡,但是他的心很明顯還在我身上。雖然還不能說出當年不告而別的原因,只要對方願意交談就證明目前的做法已經突破了那並不牢固的心防。
 
感覺到戀人依稍微放鬆了擁抱的力道,開始撫摸著自己的金髮。那種懷念的溫柔觸感令迪奧不禁咬著嘴唇隱忍,但他又覺得何必忍耐?按自己的性格而言,有十拿九穩的把握時是不會默默讓機會溜走的。
 
金髮來客揪住了黑髮紳士的領帶,直拉到他不得不低下頭來,然後主動吻上去。


(TBC)


P.S. 以下再次交棒給limo醬 (=W=.)/

评论
热度(22)
  1. limo-荊棘海- 转载了此文字

© l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