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o

用来放置各种文和未完成的脑洞
闪电十一人 円豪 不鬼
小篮球 火黄 青火
火影 止鼬 鸣佐

*墙头是火受 黄火文请走子博:http://www.lofter.com/blog/limosidea

特别提示:只要文好看,基本没有雷的CP
头像P站ID:32003869

Insomnia 1-2 (止鼬 鸣佐, HE)

食用前注意:

AU设定下的止鼬,有鸣佐的戏份

大家都发了好多刀子,所以我立志做一个为止鼬撒糖的作者。

本文不会太长,一定HE

-------------------------------

1.

宇智波鼬最近有些失眠,在周围的人都因为春困而烦恼的时候,这件事稍微显得有些突兀。


他在和远方读大学的弟弟提起这件事后的第三天,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放着一支小小的喷雾剂,大概是有舒眠作用,他把礼物放在床头,又拿出手机给弟弟发了封邮件,字里行间不免又叮嘱一番“换季时要注意穿衣和花粉症”,“三餐要按时吃”,这类有点老妈子一样的关心。


他比弟弟宇智波佐助年长五岁,在佐助还是牙牙学语的婴儿时,他就习惯了背着幼弟在家里的庭院里玩耍,捏捏那柔软的小脸,或是逗他发出可爱的笑声,所以当佐助开始学说话时,学会的第一个词是“哥哥”。


父母工作繁忙,家里也常常都只有兄弟俩,某种意义上宇智波鼬在弟弟面前扮演父母的角色,不过他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可,毕竟在这世上佐助是他唯一的弟弟。


手机连续震动,他拿起来点开邮件,果然是来自弟弟的回复,虽然有些别扭的写着“啰嗦”,但下一条又写着“知道了,哥哥”。


他看着邮件微笑,虽然长大后的佐助有些别扭的小情绪,但依然是他的骄傲。


不过说起来,自从止水出国进修之后,佐助似乎变得比以前更关心他,这应该不是错觉吧,他若有所思的看向床头的那瓶舒眠喷雾剂。



2.

宇智波鼬,男,二十七岁,在木叶市的南贺川旁经营着一家小小的喫茶店。


目前来说不是单身,不过如果在“男朋友失联”和没说“分手”的情况下,也能算作“不是单身”的话。


对于突然失去联系的男朋友,他一开始也担心过,不过没几天就表现的平常一样了,每天准时去店里工作,三餐也和以往一样讲究,春去冬来,很快就过了一年。


和弟弟佐助明显表现出的愤怒比起来,他简直冷静的不可思议,不过一开始佐助就不怎么支持他和止水的恋情。


宇智波止水和他是远亲,年纪比他稍微大一些,他们在宗亲的聚会上认识,因为一串三色团子。那时的宇智波鼬也不过才六岁,不过和同龄的孩子比起来他的行为举止更像一个小大人,聚会的间隙,他去庭院看池塘里的金鱼。


那天止水来得有些迟,难免被长辈小小的呵斥了一会儿,不过他们也不会太为难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一来少年的父母早早离世,二来宗家的族长宇智波斑很看重这个年轻人的能力。


止水从会谈室里出来后,只想远离嘈杂的人群,他走到庭院时,看见鼬在池塘边静静地看着什么,他走过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倒是鼬先认出他来。


“止水桑,今天难得迟到一次。”宇智波鼬转过身来看着面前的人。


“噢噢,话说你怎么会认得我?”止水笑着说。


“先前聚会时听到斑爷爷问起你的事情,但你不在场。”


“原来被点名了啊。”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微卷的头发。


“还有,”鼬的目光停留在那微微卷起的短发上,“我听说只有镜先生的血亲才会有这样的遗传。”


“遗传?”止水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小的人儿。


“头发。”鼬补充道。


“啊,”止水恍然大悟地笑起来,“你观察的真是仔细呢,鼬君。”


“诶?”鼬微微睁大了双眼,实在没想到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先前在会谈室,富丘先生帮我挡掉了一些不愉快的疑问呢。”他笑弯了眼,“我大概记忆力还不错,富丘先生家的孩子还是认得的。”


“原来这样。”鼬也露出一个微笑,继而转头看向池塘里的金鱼。


“所以你不好奇我迟到的原因吗?”


“唔,这是止水桑的事情,我并没有权力过问。” 


池里的金鱼在水面吐了个泡,尾巴拂过水面,引来一阵涟漪。


“嗯,是这个道理,”止水觉得这孩子的思维逻辑和他有些相似,“那我现在赋予你问我的权力。”


“。。。”鼬转过头来看止水,那人脸上的笑容真诚又温暖,“那,是什么原因?”


“因为这个,”止水的笑容扩大一些,把藏在身后的纸袋举到鼬的面前,“稻叶屋限量的三色团子。” 


“三色团子?”鼬疑惑的歪着头问。


“是和果子哦。”止水从带子里拿出用叶子包好的团子,递到鼬的面前,“小鼬,吃吃看吧。”


他有些犹豫的伸手拿过一串,在止水的鼓励一样的点头下轻轻地咬上粉色的团子,软和的口感和淡淡的甜味在嘴里弥漫开来,将咬剩大半的团子吃到嘴里,他鼓起一边脸颊咀嚼。


那可爱的样子让止水不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好吃吗?”


“嗯。”他的声音里也带着笑意。


“那以后我们见面时,我都给你带这样的团子好吗?”止水蹲下身来,视线和鼬齐平。


“。。。”宇智波鼬有些犹豫,父亲说过无功不受禄的,但这团子第一次吃就觉得非常喜欢。


止水见他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连忙说道,“就当是帮我保守‘迟到’的真正原因,怎么样?”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小指头。


“。。。那好吧。”他终于也伸出小指勾住那人的小手指,然后轻轻地晃了晃,这样便是约定了。


只是宇智波鼬没想到这个“约定”止水认真地履行了好多年,而他们之间得关系也似乎因为这个“约定”而有了新的发展。


这个相遇的故事被佐助知道之后却得来不屑的一声“哼”,实际上比起被一串三色团子‘拐走’的哥哥,他自己和漩涡鸣人的“意外之吻”槽点也不是一般的多,但宇智波家的二少爷并不觉得这个意外事故会有什么影响,只是他明显低估了另一个人复杂的脑回路。


-------TBC



评论(11)
热度(64)
  1. Vlimo 转载了此文字

© l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