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o

用来放置各种文和未完成的脑洞
闪电十一人 円豪 不鬼
小篮球 火黄 青火
火影 止鼬 鸣佐

*墙头是火受 黄火文请走子博:http://www.lofter.com/blog/limosidea

特别提示:只要文好看,基本没有雷的CP
头像P站ID:32003869

[黑籃][火黃] Beautiful You

难得的粮食,我要紧紧抱住,然后看个500遍,谢谢小哎炖出这样美味的火黄,我时常觉得对火黄的喜欢从未减少大都是因为你产出的粮食,以及我们在聊天时发掘的这对暖CP的新萌点,比心 =3=

-荊棘海-:

給 @limo 的火黃點文。


Beautiful You

我難以置信
在一天內失去了永遠 卻再也沒有相同的感受
你對自己的現狀滿意與否?
與我遙不可及 而我只需要你美麗的你


* * *

夏末秋初的早晨,太陽亮的就像飲料杯中晶瑩的冰塊。不過假若太陽是冰做的,那就太可惜了。對於喜歡夏天的人而言就應該與熱情的太陽一起享受。雖然紅髮青年的後頸上還圍著長毛巾,但是已經被汗水浸透了。剛完成晨跑路線的他邊想邊抹了把前額,然後毫不在意的把潮濕的雙手在褲管上拍乾。打算到平日喜愛的早餐店去祭祭五臟廟。

今天休假的火神不假思索的點了十份A餐,包含散發著熱氣的十個牛肉起司漢堡、同樣分量鬆軟如雲的炒蛋、爽口多汁的德國香腸加上焦香鬆脆的培根。紅髮青年毫不在意其餘客人的目光,輕鬆愉快的享受美食。他的工作是消防員,除了需要俱備專業知識外,也需要膽大心細體力好。所以他總是攝取有營養並且能讓自己多長點力氣的食物。

物美價廉的早餐店內坐位不多,而且又靠近機場與商圈,很快的就客滿了。正當火神想吃下第三個漢堡時,眼前出現了一名身著白色制服上衣的黃髮青年。青年的表情看來有些不滿,但是完全無損於他的眉清目秀。紅髮青年打量著眼前嘟著嘴的不速之客,直覺對方有點面熟。該不會是高中同學吧?自從成為消防員後他在工作之於習慣聽聽音樂,慢跑健身,偶爾也打打籃球,倒是很少跟以前的同學與夥伴連絡了。

「小火神,你真的很難找。還不招呼我坐下嗎?」
「哦喔,原來是黃瀨。好久不見,坐啊。看你的肩章,現在是機長?」
「不,是副機長。機長的肩章有四條金線。話說你真的不記得我了?」
「你變了很多,頭髮剪短了不少。耳環也不再戴了。」
「原來小火神只記得我的頭髮與耳環而已?」
「好啦,坐下來一起吃吧。畢竟有將近五年沒見了。當年的籃球少年也是堂堂副機長了。你變得成熟又知性,要不是嘟著嘴叫『小火神』,還真認不出來。」
「唔,你這樣誇我也拿不到好處。小火神也成熟了不少,現在在做什麼?」
「我啊,正把休假的時間用來陪你。」

沒能套出對方職業的黃瀨白了他一眼。可是看到久久不見的火神笑瞇瞇的,想開口埋怨對方的話一下子卡在喉嚨裡邊。黃髮少年心想自己予人的印象不可能那麼稀薄。但是眼前親切招呼的紅髮青年似乎與從前有些不同,眉稍眼角的線條更顯粗獷,陰影似乎比從前濃了不少,沒變的是分岔的眉尾與突然出現的爽朗笑容。黃瀨拉開白色的塑膠椅後老實不客氣的坐下,隨即拿起刀叉切著德國香腸。

——五年。在這期間火神是否也跟別人說過同樣的話?

黃髮少年心中十五個吊桶七上八下,只覺得他怎能把五年說成像五天一樣容易?自己在大學畢業後為了進入航空業,辭去了模特兒的工作。邊在親戚開的貿易公司幫忙,邊忙於充實語言能力與相關知識。等到二十八歲考上培訓機師後想連絡火神,才發現誠凜畢業紀念冊上登記的電話早已打不通。而且連籃球社的成員們也不曉得火神的下落。猶記自己發現火神的電話打不通,趕緊連絡了黑子,身影淡薄的青年慢條斯理的答道:「火神君也在朝人生的目標努力。你們倆若是緣份未盡,總有一天會重新邂逅。」

黃瀨緊盯著眼前吃得兩頰鼓漲,好像花栗鼠般的舊識。心中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卻也不想打破平和的現狀。即使自己的電話號碼沒有變,好不容易才見到火神,還是別質問他為何好像知道自己再找他,卻不早點回覆連絡。黃髮青年這麼想著便靜靜的將幾乎被他切成碎片的德國香腸放進嘴裡。舌尖嘗到了鮮美的肉汁,就他的心情而言卻如同嚼蠟般。他邊吃邊繼續盯著眼前開懷大嚼的同伴。無聲的凝視終於讓對方停下進餐的動作,卻是以極為平穩溫和的語調開口。

「你幾點要起飛啊?」
「十點半,得提前一個半小時到。小火神,要起飛的是客機,不是我。」
「帶領它到達目的地的你,是我心中經常唱著Top Of The World的黃瀨。」

將要飛向世界之頂的副機長一下被口裡的食物給噎住了。與他共餐的人則順手將牛奶咖啡遞了過去。就在黃瀨稍微緩過來之後火神起身,此舉讓正用馬克杯喝著熱飲的一方有些著急,琥珀色的雙眸自杯緣上方透出來的模樣十分俏皮,與年齡不符的稚氣神情令剛站起身的火神不禁伸出手。原本只是想像從前一樣拍拍對方的腦袋,卻看到黃瀨耳際的髮絲上有白白的細線。他的手向下一移,還沒碰到線頭,就先觸及了柔軟黃髮下露出的光潔耳垂。

——五年。黃瀨短髮下的光裸左耳是否被別人碰觸過?

念頭閃現的同時紅髮青年硬生生的收回手,隨即攤開掌心讓對方看清上面的白色線頭。黃髮青年放下杯子,摸著發燙的耳朵,感到臉也跟著熱了起來。這些動作發生在數秒間,周遭的人們都沒有注意到。遭到「突襲」的一方只覺得自己簡直像被擊中的客機一般,就要陷落在那似血殘陽般的凝望裡。

黃瀨拿起濕紙巾按住發熱的面頰,心想自己的臉該不會變得比火神的眸子還紅。他艱困的挪開距離,想開口埋怨幾句,卻找不到合適的說詞。倒是始作俑者的大手指向了牆上的鍾,還待在位子上的副機長的視線隨之上移後整個人彈了起來。在動如脫兔的黃瀨離開早餐店之前,火神拉住了他的手。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說著手邊沒紙,不由分說的拿起原子筆,將自己現在的電話號碼直接寫在那微微顫抖的白皙掌心裡。


* * *


晨間九點整。黃瀨已經抵達航務部確認事前準備工作,並等待今日一同執行勤務的機長前來會合。這時褲袋的手機突然振動起來,他才想到自己匆匆來到崗位上竟然忘了關手機。作為副機長的他不太清楚機長為何會晚到,不過既然對方還沒出現,自己也無法確認對方的飛行執照期限與酒測等等,不如就接個電話。

接起電話,黃瀨才發現是火神打來的。為何才分開沒多久就打電話來?而且對方曉得自己要上班。該不會為了試探自己有沒有把他的電話輸入手機裡?雖然還沒進入駕駛艙,也認為是在工作中的副機長感到有些不快,於是直白的問今天休假的友人有何貴幹。

「黃瀨,你家機長今天不會來了。」
「什麼?你在說什麼啊。」
「你早上起來沒看新聞吧,有颱風要來。今晚就會登陸。」
「咦?怎麼會……居然是真的。網路新聞上面也有消息。」
「趁著還沒下雨早點回家。你啊,要是我沒打給你,什麼時候才會發現。」
「……小火神,謝謝你。」
「不客氣,下次天氣好時再約打籃球。」

黃髮青年聽到這裡猛然抓緊了手機。再一起打籃球,原本是比呼吸還自然的事。只要時間許可,在學生時代他們想約對方出來不是難事。既然火神的態度沒有什麼變化,就是外貌上變得蒼桑一些而已,又何必為此庸人自擾。

黃瀨雖然有點理不出頭絮,卻敏感的察覺到這些外貌上的改變與火神現在的生活有關。如果開口問的話,笑容依舊爽朗的舊識的會毫不介意的說出答案,還是又打打馬虎眼帶過?

儘管如此,黃髮青年相信他們之間存在的既定事實絕對不會改變。

「小火神,不要忘了我是第一個認識你的奇蹟世代。」
「黃瀨……我喜歡你。五年來未曾忘情於你。等我再打電話給你。」

結束通話後黃瀨摘下副機長的帽子抱在胸前。他感到有如身在萬里青空中般冰冷而乾燥,必需抱住一些有形的事物,但是連他自己也不清楚為何這麼做。火神剛才向他告白了,透過電話傳來的聲音鏗鏘有力令人安心。也許諾以後主動連絡。明明找到一直想找的人,也得知對方還戀著自己,他卻覺得好像比見不到對方時更容易瞎操心。

黃髮青年初次感到安心與擔心揉合在胸中,就像早上吃過的炒蛋一般綿軟。過去他不大需要擔心對方沒有好好照顧自己,他倆都是學生身份,即使輸了比賽也能捲土重來。可是他現在連火神任職於哪兒也不清楚,更別說知道火神平日處於什麼環境,可能陷入何種困境,周遭有沒有幫手。

不過黃瀨至少得到了火神的電話。他抱緊了胸前的帽子,在心裡告訴自己這次不要等太久,真的擔心就主動出擊。


* * *

八至九月是日本的颱風季,對於此點火神心中並非沒有準備。位颱風眼中心之下的城市天乾物燥,大好的太陽訴說著暴風雨前的寧靜。此時正於超市選購蔬果的紅髮青年回想著早上遇見的舊識,一抹笑意浮現在他帶點滄桑的嘴角。

看來火神大我與黃瀨良太的緣份未盡。也不枉他經常來到機場附近等待與伊人重新邂逅的良機。

當年火神決定成為消防員是因為看過一部預防高樓失火與救援的記錄片,除了防火的知識與定期檢查消防設備,片中英勇助人的消防員更是令他眼睛一亮。即將大學畢業,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的他覺得與其在父親朋友的公司擔任英文口譯,不如賭上自己所有的可能性。於是不顧家人反對,毅然決然報考了消防員。單純的筆試題目與需要體力的術科沒有難倒他,順利考取後在消防學校接受了六個月訓練。出來工作僅僅五年時間,熱血且擅長臨機應變的他在立下不少汗馬功勞後升上了消防隊隊長。

第一對祝賀火神升職的是任職幼教的黑子與成為警察的青峰。這兩人也是從一開始曉得火神想成為消防員時就表示認同的朋友。褐膚青年親暱的拍打著他那身影淡薄的戀人笑道:「阿哲,你讓火神看的什麼好記錄片。」又道「火神,你可別死啊。自從你的志願從打敗我變成成為消防隊員後我就是這麼說的。現在你都當隊長了,我還是要這麼說。」

陷入回憶中的紅髮青年笑著將芹菜、蘋果與蜂蜜放進超市手推車內,邊考慮著健康果汁的方子,又想起素來冷靜的老搭檔黑子最初提醒他的事:「火神君,我可以幫你瞞著黃瀨君。期限是五年。之後請你自己向他解釋為何與他斷了音訊。大輝也會配合我們。」以及「黃瀨君的志願是成為飛行員。職業風險其實與你不相上下。希望你們再邂逅時一切順利,互相諒解。」

五年的時限已到,還是做不到讓黃瀨安心。不過不是想做到,而是要做到。自己與像黃金獵犬般愛撒嬌的舊識並非情深緣淺,早上已經確認過。火神清亮的眼底憂慮一閃而逝,目光掃過車上的蜂蜜,想起對方那欲言又止的剔透眼眸,覺得無法解釋清楚確實不應該。消防員的工作是與祝融拼搏,但是自己不也如履薄冰的平安度過了五年?也許不該把黃瀨看得那麼膽小。

就在紅髮青年打算去結帳時他的手機響了,「大黃蜂的飛行」宣告著緊急事件。消防隊隊長飛快的將超市手推車留在身後,急匆匆的向一名經過他身邊的超市員工道歉。顧不得還沒結帳的蔬果,火神有如疾射而出的利箭般奔向工作崗位。


* * *

回到家中的黃瀨連鞋子與制服上衣都沒換掉,就有點心不在焉的打開電視。整點新聞裡女主播以嚴肅的語調播報著赤司百貨發生大火的消息。熟人的公司出事令黃髮青年大吃一驚,連鞋走到電視螢幕前,金色的雙眸圓睜。不過沒多久就看到了赤司本人在事發現場接受記者訪問,起火原因似乎是人為縱火。有好幾輛消防車正朝烈焰衝天的百貨大樓噴水。外面的廣場前也擠滿了圍觀的民眾,好在大家還算守規矩,沒有超越消防隊員攔下的警戒線。

慢著,有個一頭紅髮的高個子衝了過去。黃瀨透過螢幕看著他一邊把消防頭盔與面罩裝備好,手上還握著一柄紅色的太平斧。他不顧同僚的反對,搭上雲梯毅然決然進入了火場。雖然只是驚鴻一瞥,瞧見了對方的頭髮與身形。幾乎緊貼著電視螢幕的黃髮青年只覺得畫面中的人與火神好像。但是怎麼可能呢?他記得對方提過今天休假,幾分鐘前還用電話簡單明了的向自己告白。

五分鐘過去了。進入火場的紅髮青年沒有出來。屋主屏住了呼吸,想著那個男人的體形怎麼與小火神那麼像?小火神為何五年間沒與自己連絡?小火神究竟在做什麼工作?黃瀨的心跳頻率就像警鈴般一波高過一波,聲音放大到幾乎令他受不了的程度時聲調嚴肅的女主播又發話了——消防隊隊長火神大我奮勇進入火場搶救十歲女童,已經六分鐘沒有回應。

「小火神!!」屋主聽到自己尖銳的喊聲劃破了寧靜的假象。

喊完後,他手忙腳亂的離開屋內。沒再回頭看忘記關上的電視一眼。螢幕裡已經映出消防隊長高大魁武的身影。自雲梯上回到平地的他,接受同僚與群眾歡呼時手中早已不見太平斧,而是緊抱著正細聲抽噎的十歲女童。

身著副機長制服的黃瀨搭計程車趕到了赤司百貨門口,人群已經逐漸散去,火勢也受到了控制。空氣中飄散著化學藥劑的臭味與建材焚燒後的焦味,祝融肆虐後的痕跡隨處可見。急得眼淚都飆出來的黃瀨在警戒線前被褐色的臂膀攔下,回頭一看,對方是身著警察制服的青峰。

「小青峰……小火神呢?」
「這……不該讓我來說。」
「小青峰一直都在現場吧!告訴我小火神在哪。」
「黃瀨,你冷靜點。火神他……不在了。」

黃髮青年甩開原本緊緊揪住的警察制服,放聲大哭起來。他一直哭一直哭,揮開所有試圖上前抓住他的手。直到哭到沒有力氣,而跌坐在地上。筆挺雪白的制服上都沾滿了涕淚。他的心中不斷反覆著幾個念頭「小火神怎麼可能不在?!他早上才跟我一起共進早餐!!他跟我告白了,還說要再打電話給我。小火神怎麼能不在……我好不容易才找回他,老天爺你不可以,你不可以帶走他。」

「……黃瀨?你怎麼哭了。因為青峰說我不在?他就是愛亂開玩笑。我去買飲料而已。每次成功救出孩子,我都高興的想喝可樂。你站得起來麼?」

被熟悉的聲音喚著名字的黃髮少年猛然抬頭,眼前的人可不正是火神大我。他身著消防隊制服,手上還拎著兩瓶可樂。黃瀨曉得自己現在臉上的表情一定很傻,不過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他拉住對方向他伸出的手,直起身子就往那張被火場濃煙燻黑的臉甩了一記耳光。

火神吃痛,叫了一聲。但還沒回過神來,金毛獵犬般的戀人已經撲進他懷裡又哭又笑埋怨著:「小火神好過分!!我以為你真的不在了……如果你不在這世上,我該怎麼辦啊?!」

看到心上人如此真情流露,紅髮青年苦笑著撫摸著那頭柔軟耀眼的髮絲。他注意到黃瀨的白制服已經一團糟,因為緊貼著自己滿是灰燼的衣上而變得污跡斑斑,於是心疼的想輕輕推開對方。哪裡這點推拒的舉動,讓黃瀨更是抓他抓得死緊,無論什麼人說什麼話都不肯放。

如此光景,令的青峰也不得不開口向黃瀨道歉了。玩笑開得太過火的他身上還挨了黑子好幾個拳頭。火神有點抱歉的向一直以來幫自己保密的兩人笑笑,再次撫上了黃瀨涕淚交織的臉頰,手上的污漬也沾上那白皙柔嫩的肌膚。火神覺得為了他如此哭泣的黃瀨很美,比起任職模特兒時神采奕奕站在流行尖端的姿態更美,有如掛著露水的黃鬱金香般令人打從心底感到無比愛憐。


( ↓ 防HX,以下請走不老歌 )

【Beautiful You】 (←低調)

吃完肉,請記得回來LOF點讚與留言啊~ (招手)

---------------------------------------------------------------------------------------------------- 

(冗長的) 後記:
這是我的第五篇火黃,也是值得紀念的300粉點文
是limo的點文,他要求的是甜甜的火黃HE,先告白的火神。
以及約好的,作為第一位點文的小夥伴可得到的燉肉 (微笑)

我曾經問過limo,二手店店員與怪盜,消防隊長與機長,
哪種設定比較好?他說都好,又說好難選擇XDD…

是啊,我也覺得好難抉擇。最後選了消防隊長與機長,是因為我想試著寫篇正劇向的甜文。然後抱著五至六千字內完結的心理開始寫。結果一寫起來,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汗笑) 為了說明火神與黃瀨選擇人生道路與如何再邂逅就已經花掉五千字了,才剛要開始燉肉呢 (囧笑)

希望點文的小夥伴感到滿意就好了。話說我是初次給火黃燉肉,花了兩晚。中途覺得自己五個月沒燉肉,之前也沒什麼燉肉的FU,心情上而言是不想燉肉,但是可以燉 (被歐拉) 不過寫著寫著就覺得火黃很惹人疼愛,真是正能量很高又隨身攜帶教堂的兩人。等他們倆睡醒了就會甜蜜蜜的一起做早餐啦XDD…

自己也覺得寫得很滿足,成為了消防隊長的小火神。多年來一直愛著黃瀨的小火神,不忍心解放在黃瀨體內的小火神XDD//// 以及一直在等火神的機長瀨,是我總想寫一次的短髮瀨,也是夢想中的主動瀨XDD//// 寫火黃文果然是自我療癒的好過程。來插花的青黑也很夠朋友的沒有太搶戲,以前這兩人登場就必定很搶戲的說 (笑/ 還是有在注意字數篇幅)

那麼,下次再見了。
感謝點文的小夥伴 ,以及手滑了推薦或喜歡的你。
老話一句「你的推薦或喜歡對作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動力☆」

P.S. 標題取自The Pains of Being Pure at Heart (澈心之痛樂團) 
的歌曲「Beautiful You」。  (youtube)  (網易雲)

 
评论(2)
热度(26)
  1. limo-荊棘海- 转载了此文字
    难得的粮食,我要紧紧抱住,然后看个500遍,谢谢小哎炖出这样美味的火黄,我时常觉得对火黄的喜欢从未减

© l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