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o

用来放置各种文和未完成的脑洞
闪电十一人 円豪 不鬼
小篮球 火黄 青火
火影 止鼬 鸣佐

*墙头是火受 黄火文请走子博:http://www.lofter.com/blog/limosidea

特别提示:只要文好看,基本没有雷的CP
头像P站ID:32003869

Insomnia 3-4 (止鼬 鸣佐, HE)

 食用前注意:

 本文是倒叙,所以会提到止鼬年轻时的感情发展。

 这次更新有那么一丢丢的鸣佐,虽然不那么明显,但请大家酌情食用。

 前文地址:Insomnia 1-2 (止鼬 鸣佐, HE) 

--------------


3.

“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的感情发展”大概是佐助不愿回首事件排行榜上的第一名。


虽然这两个人的感情说不上惊天动地,但也确如南贺川的水一样温暖绵长。


茶点时常见的三色团子,挂在床头的狐面,手里从未重复的诗集或小说,脸上洋溢的笑容,以及自十岁之后宇智波鼬再没剪过的长发。


佐助意识到自家哥哥不知是第几次带着歉意的对他说“原谅我,佐助,下次吧”时,他总能在家楼下看见止水的身影,不过一会儿就能看见出门的哥哥站在那人身旁,那人总喜欢把玩鼬束起的发尾。


干嘛这么亲密,佐助趴在窗台上不屑的想着,哥哥明明答应周末要陪我打游戏通关的,都怪那个人把哥哥抢走了,他百无聊赖的走回房间,家里只剩他一人,心生寂寞,对抢走哥哥的止水,佐助却只能生闷气,因为好像在止水面前的哥哥,表情都要丰富了许多。


佐助从父母那里听说过,止水是非常优秀的人,似乎是有着超忆症,对见过一次的东西和事情都能记得非常清楚,因为这份才能,宗家的宇智波斑非常重视他,并常常让止水参与宇智波家的族谱和历史研究。


不就是内存比较大嘛,佐助使劲的按着游戏手柄上的按键,屏幕里的小人连续发出雷电系招数,不一会儿就把名为“SHISUI”的玩家K.O.了,他满意地露出微笑,心里暗自想着“总有一天要在现实中打败抢走哥哥的那个人。”


不过多年以后的佐助想起这件中二的事情,只觉得自己少不更事,明明自家哥哥对止水也。。。


不过作为行走的教科书一样的兄控,佐助就算知道自己是迁怒于止水也不愿意改正这种态度,虽然这样看起来别扭又孩子气,但也还是有人喜欢的,比如那个金发的谁谁谁,而与这个人之间的发生的意外,也正是排在少年佐助心中不愿回首事件排行榜上的第二名。



4.

高中生宇智波止水偶尔会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哪里出了错,因为他的行为怎么看都像是行走在犯罪的边缘。


“喜欢上本家的长子”,“年下”,“男生”,“恋童癖”,这些破碎的信息在他脑袋里沉浮,时不时就会跑出来,说是烦恼其实也不尽然,宇智波止水心底明白什么是不能跨越的底线,所以比起热烈的表白的现在,默默守护的未来才更可靠。


他用手撑着头在教室里发呆,窗外的樱花已经满开了,偶尔都会有花瓣飘落到课桌上,他想着也许周末带鼬去南贺川旁赏花也不错,顺便带上一些三色团子。


想到团子他不禁想起刚和鼬认识时的事,那个鼓起脸颊的小人也已经念中学了,平时却像个小大人似的,做事一丝不苟,也就在品尝团子的时候才会露出和年龄相当的笑容来。


止水觉得大概是因为这份笑容,让人想要珍惜。


他自从被发现患有超忆症之后,几乎在宗家的资料室里度过了童年,直到高中之后这种情况才有减少,作为历史久远的宇智波家族,为家族繁荣和利益而献出生命的人数不胜数,很多事件甚至可以称为扭曲,止水过目不忘,便总会在梦里见到那些血淋淋的过去,被噩梦惊醒和失眠成为童年的常事,“总有人要做这件事情,即使不是我,也会是别人”,这大概是年幼的止水得出的结论,他没和任何人提起过,只是每天都去把族谱和事件归类。


不久前宗家的族长为他引荐了大学的历史学教授,对方和止水见过几次之后很乐意推荐他入学,即使止水离高中毕业还有一年,但他在这个春天收到了火之国某所大学的破格录取。


拿到录取的止水并没有开心的样子,他知道要去这所大学就意味着要离开木叶,很自然地,也意味着离开他想要守护的人。


抓乱了微卷的发,宇智波止水觉得他现在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再怎么样他也不能成为族里有史以来第一个诱拐犯吧,不过一想到离开木叶,再也不能看见鼬的笑靥,把玩那柔顺的发尾,看不见他吃团子时可爱的样子,止水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黑暗了一半了。


他无精打采地趴在课桌上,思考着等下是不是要在赏花的时候把这件事告诉鼬,不过他心里已经又默默地追加了几种不同口味的团子作为补偿了。


不过,此刻的宇智波止水还不知道,这次赏花居然会变成改变他和鼬关系的契机。


-----TBC

评论(5)
热度(55)

© l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