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o

用来放置各种文和未完成的脑洞
闪电十一人 円豪 不鬼
小篮球 火黄 青火
火影 止鼬 鸣佐

*墙头是火受 黄火文请走子博:http://www.lofter.com/blog/limosidea

特别提示:只要文好看,基本没有雷的CP
头像P站ID:32003869

Insomnia 5-6 (止鼬 鸣佐, HE)

食用前注意:

 下次更新来写表白吧,其实个人觉得夜晚的樱花也很漂亮。

 依然有一丢丢的鸣佐,请大家酌情食用。

 前文地址:Insomnia 1-2 (止鼬 鸣佐, HE) 

Insomnia 3-4 (止鼬 鸣佐, HE)

---------------------------


5.

宇智波鼬升入木叶第一中学时在父亲的陪伴下配了一副眼镜,虽然平时不常佩戴,但看书时那副黑框的眼镜都会好好的架在鼻梁上。


他发简讯和止水说了这件事,却得到“戴眼镜的小鼬肯定很可爱”,这样的回复。


看着屏幕上的那行字,宇智波鼬觉得他以前怎么没发现止水说话是这种调子,还是说果然年长一点的人想法也会有些许不一样?


不过这样的止水,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


他和佐助说起过这类事,但只换来弟弟的白眼和一句“我讨厌止水”,过了一会儿有补上一句“和讨厌漩涡鸣人一样讨厌。”


宇智波鼬对此感到有些意外,不过想到自己放了佐助好几次鸽子,而且每次还都是因为和止水出门,所以弟弟有些不高兴也属于正常,于是那天他特地做了佐助喜欢的糖番茄,把盒子放进冰箱的时,他突然想起来,似乎这是第一次从佐助那里听到另一个人的名字,他笑了笑,自家弟弟那种“口是心非”也很可爱嘛。


进入学校不久之后鼬被推选为学生会的会长,平时放学之后还得留在学生会处理一些活动安排的事项,他虽然心里对这个位子没那么热衷,但本着“既然已经这样,那就认真地做好分内的事情。”


这一点和当年的止水也是谜一样的相似,命运这种说法放在这两个人身上恰如其分。


虽然宇智波鼬觉得他平时真的是个低调的人,但学校里的女生们可不这么认为,在她们眼里的宇智波鼬身上带着不同的标签和萌点:“学生会会长”,“年级第一”,“待人温和”,“面容姣好”,“体育全能”,“单身”,以及让一众女生都羡慕的“柔顺的头发”,尤其是最近,偶尔能看到宇智波鼬同学戴着眼镜的样子,女生们时常觉得心脏不太好。


也不知是谁私下里开始叫他“ITACHI sama”,慢慢地居然传开了,等到当事人都知道这个称呼的时候已经错过了可以阻止的时机,鞋柜里的情书有增无减,而且每封都写着“ITACHI sama 亲启”的字样,宇智波鼬觉得平时就疲倦的眼睛更累了。


放学时也会有不认识的女生在教室门口等他,说是要一起回家,他只好推脱说学生会的资料要整理,才堪堪躲过了女生们热情的邀请。


走进学生会的会议室,关上门之后他才觉得松了一口气,坐到沙发上,拿出手机给止水发了条简讯,平淡地描述了一下今天得遭遇,最后才说要待在学生会的会议室,直到学校关闭前再回家。


没想到很快就收到了止水的回复,鼬看着手机屏幕上短短的一行字:


TO:小鼬

我来接你回家吧,今天骑车了 :)” 


他嘴角上扬,正要点开回复,结果又收到一条新的:


TO:TO:小鼬

我在排队买花见团子,等下一起去南贺川赏花吧 ” 


手指在屏幕上快速的点了几下,他简单的回复了一个“好”字。宇智波鼬在心里一再表示自己绝不是看在花见团子的份上才去赏花的,嗯,身为宇智波家长子的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他脸上笑容却掩饰不住各种意味上的高兴,还好这不是在教室里,不然宇智波同学的迷妹怕是又要无限增长了。



6.

日落黄昏时,宇智波止水带着买好的团子骑车来到木叶第一中学,远远地就看见站在校门口的熟悉身影,制服都穿得那么好看,不愧是优秀的鼬,他在心里想着,使劲踩了几下自行车的踏板,车子在快靠近鼬的时候他按了刹车。


“等很久了?”止水将身子前倾,一只手撑在车把手上,另一只手撩起鼬束起的发尾,脸上挂着笑容。


“止水桑”,鼬已经习惯了止水这个举动,小时候止水喜欢揉他的头发, 说是很柔软,后来他渐渐留长了头发,就变成被撩发尾了,只是以前怎么没觉得这动作有点暧昧?“所以你觉得我应该坐在山地车的什么地方?” 他打量了一下止水的坐骑。


“嗯。。。”止水歪着头想了想,笑着张开双手,“坐在前面好了~”他示意了一下自行车前面窄得可怜的横杠。


“。。。”宇智波鼬皱起了眉头,他认真思考着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哈哈哈,不要皱眉啊,鼬”止水笑着伸手去抚平他皱起的眉宇,“都快变成小老头了,哈哈。 ”


“恕我直言,止水桑,似乎是你比较年长。”鼬一板一眼的说着,“按照族谱算来,我还得叫你一声‘哥哥’。”


“啊,那小鼬快叫一声来听听”,止水笑弯了眼,偶尔捉弄一下鼬是他为数不多的乐趣,“我家就我一个人,我也特别希望有个弟弟呢。”


“止水。。。”鼬觉得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止水独自一人生活的事情他早就从父亲那里听说,但从本人那里听到这些话,果然开心不起来。


“嗯?”迟迟听不到回应,止水疑惑的看着鼬,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他拉过鼬的手,从包里拿出一个纸袋,放在那手上,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今天的花见团子是你最喜欢的口味。”


“谢谢,”鼬接过纸袋抱在怀里,一声不响地坐到车前的横杠上,“我们出发吧。。。止水。。。哥。。。”


止水眨了眨眼,似乎是在回味那句停顿过长的“止水哥”,面前突然就多了头柔顺的黑发,这么近地距离似乎能闻到鼬身上淡淡地香味,有点像某种不知名的植物。


他突然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抬手揉了揉鼻尖,止水觉得他这简直是自作孽不可活,眼睛的余光瞥到鼬有些发红的耳尖,他笑出声来,原来没有余裕的也不只他一个人啊。


“坐好,我们这就出发了~” 


他的声音回响在耳边,带着些温度,宇智波鼬握紧了车把的中间,要是这么晚学校门口还有人的话,那他们一定能看见传说中的学生会长脸红的样子,不过百分之百会被会长大人以“那是夕阳太红”当作借口敷衍过去。


---------TBC

评论(14)
热度(35)

© l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