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o

用来放置各种文和未完成的脑洞
闪电十一人 円豪 不鬼
小篮球 火黄 青火
火影 止鼬 鸣佐

*墙头是火受 黄火文请走子博:http://www.lofter.com/blog/limosidea

特别提示:只要文好看,基本没有雷的CP
头像P站ID:32003869

Insomnia 7 (止鼬 鸣佐, HE)

食用前注意:

 双向暗恋写起来就是好啊2333 全程撒糖

 前文地址:Insomnia 1-2 (止鼬 鸣佐, HE) 

Insomnia 3-4 (止鼬 鸣佐, HE)

Insomnia 5-6 (止鼬 鸣佐, HE)


7.


(图片来源:Google, 拍摄者:宮坂雅博)


位于南贺川旁的神社据说是属于宇智波家的,里面还挂着一些宇智波家族的相片,平时来祭拜的人不多,偶尔也会作为宇智波家宗亲会议的举办地。


从神社的鸟居到南贺川的公园大概不过100米的距离,曲径旁种满了樱花,每年春天都是赏花的最佳选择地,从早上开始就会有大批的人来树下占位子,他们约上友人,带上家眷,在小小的酒杯里倒上烧芋酒,食盒里装着腌制的下酒菜,席地而坐,愉快地说着属于他们的回忆。


天色渐渐暗下来之后,人群逐渐散去,这里又变回静谧的样子,白色的路灯被点亮,粉色的樱花在光线的明暗中显得更有层次,靠近光亮的樱花看起来近乎透明,仿佛眨眼间就会消失在夜空里。


止水和鼬坐在神社的长椅上,除了买来不同口味的团子,止水还带来了一瓶泡好的茶,他从随身的包里拿出来时,看见鼬的眼里有点点星光,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孩子啊,他不竟这样想到。


端着热茶,身边放着几串花见团子,他们静静地欣赏着夜空下的樱花,拂面而来带着暖意的风,让鼬惬意的闭上了眼睛,这样的时光要是能按下暂停键就好了,他这么想着,嘴角也向上扬起。


止水侧过头看着鼬的微笑,心里有种奇妙的满足感,要是能一直守护这样的笑容就好了,靠在长椅的靠背上,他抬头看着夜空中的繁星,不知道去了大学之后看到的夜空和现在会有多少差别,他在心里叹气,大概是要恢复到一个人的生活。


这样想来,止水突然觉得“一个人的生活”变成了一个陌生概念,在宗亲聚会上遇到鼬是个偶然,但这个偶然带给了他很多快乐和美好的记忆,虽然偶尔还得去资料室里整理卷宗,不过晚上睡前和鼬发简讯的话就不会做噩梦,喜欢鼬带着笑意叫他的名字,生病时会煮粥和送药来的鼬,一起去书店也好,在家里各自忙碌也好,似乎只是在同一个空间里,不管做什么都会有一种安心和满足感。


止水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句歌词,“爱されたいと泣いているのは 人の温もりを知ってしまったから (想要被爱而哭泣,是因为感受过人的温暖)*” , 他现在如此犹豫也是因为被鼬给予过温暖吧,“喜欢”还真是种奇妙的感情。


宇智波鼬端着杯子时,眼睛的余光瞥到坐在身旁的止水,他总觉得止水似乎有什么心事,平时总是拉着他说话的,今晚好像有点太安静了。把杯子握在手里,不经意地转动,他突然开口问道,“止水桑,有什么心事吗?”


“诶?”被问到的人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今天意外的安静呢。”鼬拿起一旁的团子,一口咬下一个,鼓起了一边的脸颊。


“难道我在小鼬心里是个话唠,真伤心啊。”止水故作伤感的垂下头,那副样子好像真的受到心灵创伤。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止水桑看起来好像有心事,但又不愿意说的样子。”鼬看着那低头的卷毛,上面有一瓣飘落的樱花,他忍不住伸手过去拿走那片花瓣,又默默地握在手心里。


“也说不上是什么大事”,止水就着低头的姿势,看着落在地面的花瓣,想了想又开口问道,“小鼬,对未来有什么计划?”


“未来的计划?”鼬重复着这句话,说实在他并没有什么宏图壮志,以前的他觉得家人幸福,弟弟佐助能茁壮成长,自己以后赚的钱够吃团子,就已足够,当然现在这些条件下还要再加上“和止水在一起”,想到这里他觉得脸上有些发烫,大概从很早就喜欢上身边这个人了吧,这人总是适时的出现在他的生活中,除了履行约定带着不同口味的团子,也会带来一些有趣的书和诗集,和他发简讯的话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一起即使是各自忙碌,也有说不出的安心感。


“我想以后在南贺川旁开一家喫茶店”,鼬说到,“店不用很大,小小的有几张桌子就好,店里放一些书,再养一只猫”,他歪着头思考着,似乎想要描述出更具体的样子,“店外要是有这样的樱花树就好了,每年春天都会满开。”他说着也露出微笑来,看来是相当满意这个计划。


止水坐直了身子,看向他,在路灯下显得更柔和的脸部线条,那双眼里是带着笑意的,止水觉得他的心脏的一部分柔软的塌陷下去,他说,“小鼬未来的计划里,有没有我的位置呢?”


“欸?”宇智波鼬怀疑是不是自己刚才出现了幻听,可他似乎真的听清了止水的提问,按捺不住狂跳的心脏,他几乎不假思索的就想要回答这个问题,‘我的未来里,你当然是不可缺少的部分’,但他没有,宇智波鼬是因为喜欢而克制的人。


他眨了眨眼,看向面前的人,“止水桑希望是什么样的位置呢?”


“哈哈哈,小鼬已经学会将问题推给我了啊”,止水笑出声来,脸上倒依然是一副从容的样子。


看着他从容的样子,鼬觉得有些不满,干脆侧过头说道,“止水桑又开我玩笑了。”


话才刚说完,却被那人用手扳过因为赌气而转到一边的头,止水的手掌上有薄薄的茧,视线对上时,鼬觉得脸上简直快要烧起来了,怪不得宗亲聚会上总有女孩子打听止水的事情,这个人长着一双桃花眼,笑起来就像弯弯的月牙一样。


“我没有开玩笑,鼬”,他认真地说着,单手将鼬耳边落下的碎发别到耳后,“我想要在鼬的身边,以后也是”,他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收回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我不确定鼬的想法,而且我不久之后要离开木叶去火之国的大学。。。”


“你要离开木叶?”鼬听到最后,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他虽然有听到族长介绍了大学的教授给止水认识,但没想到这么快,他皱眉,为这件事感到手足无措。


看着他默不作声的样子,止水连忙说,“就算小鼬未来的计划里没有我也没关系,我一个人也。。。”


“谁说没有关系!”鼬打断了止水还未说完的话,这个人怎么擅自就为他说出了答案,他现在又高兴又难过,复杂的情绪让他说话的声音都放大了,“我当然也想要在止水的身边,未来也想和以前的每一天一样,一起去书店,一起去观星台,一起赏花,一起去吃稻叶屋的三色团子,一起。。。”他觉得眼睛也热热的,眼前的止水都变得有些模糊了,还未说完就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知道了,鼬”,止水抱住面前这个小小的少年,温柔地像是拥抱了一整个世界,他喜欢的人,原来也喜欢他,这样真好,“我都知道了”,他用手拍着少年的背,又将头埋在鼬的肩窝,幸福地笑了。


宇智波鼬任由他抱着,先前心里的那点愤懑也慢慢散了,在止水的安抚下,他也将额头抵在止水的肩上,止水的制服和他不一样,是立领的西装,不过他也顾不上那么多,将眼里多余的水分在那上面擦了个干净。


他们在满开的樱花树下静静地相拥,一时之间都没有再说话,空气里还飘散着樱花淡淡地香味,而他们的拥抱似乎已经等待了太久,好像他们一开始就应如此,相互喜欢,相互扶持。


“小鼬。”


“嗯。”


“为什么你吃那么多团子,都没见长肉呢?”


“。。。”


“是不是团子吃的还不够?”


“。。。止水,我觉得有这个可能,所以。。。”


“所以,以后会买一辈子的团子给你的!”


“好的。” 


“鼬。”


“嗯。”


“有一个事实我想让你知道,我绝不会背叛你,只有这个是毫无疑问的。”


“我知道的,止水。”


他们靠在彼此的耳边,笑着约定,所以佐助的说法某种意义上也是正确的,他哥哥确实是被人用三色团子“拐走”了。


-----------TBC

*这句歌词来自中岛美嘉的《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评论(16)
热度(47)

© l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