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o

用来放置各种文和未完成的脑洞
闪电十一人 円豪 不鬼
小篮球 火黄 青火
火影 止鼬 鸣佐

*墙头是火受 黄火文请走子博:http://www.lofter.com/blog/limosidea

特别提示:只要文好看,基本没有雷的CP
头像P站ID:32003869

When Love Becomes Air (2016 火神生贺 赤火)

食用前注意:

小火神生日快乐❤!!!

以赤司第一人称描写,同居的三十岁赤火,

 岁月静好,相亲相爱的故事。


1.

那天吃早餐时,火神突然问我,这一生最初的爱情发生在什么时候。

 

不知他从哪本无聊的杂志上看到了这样的问题,我挑了挑眉,问题的答案难到不明显吗?

 

我看向他,那双石榴色的眼里满是好奇。时光待他如此温柔,即使是而立之年,但从那眼神里,还依稀可见当年为球队奋斗到最后一秒的篮球少年。他面上浮着红晕,我突然想起当年他向我表白的样子,心情愉悦地绽开一个笑容。

 

他似乎有些紧张,手里装满咖啡的马克杯在桌上转动着,我也只是笑,却不揭晓答案。他有些难耐地用手抓了抓红黑色相间的发,有些孩子气,又像一只等待安抚的大猫。

 

我承认,我喜欢看火神期待又紧张的样子,这样让我觉得满足,我想另一个我也是这么认为,虽然我们的想法不太一样,但意外地,在对火神的事上有着相同的执着。

 

火神似乎很有耐心地在等待,我的视线移到他手里的马克杯上,上面还印着我们第七年纪念日的英文。

 

我和火神一起生活十年,如果算上青梅竹马的时间,我们相识也超过了十六年。我看过他的喜怒哀乐,和更多不为人知的一面,我认为火神应该对我有点信心。

 

因为对我来说火神是爱情最初,也是最后的模样。

 

我并未来得及回答火神的问题,公司打来的电话打断了我们吃到一半的早餐。我皱着眉接起来,想着要是这通电话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可能需要换个助理。倒是火神理解地摆摆手,示意我别在意,然后将盘子里的第四片涂着草莓酱的面包塞到嘴里,鼓起的脸颊一如既往的可爱。

 

我最终没能换掉助理,那通电话是我父亲打来的。自从我和他断绝关系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接到他的电话。

 

“征十郎,你还要继续胡闹到什么时候。”

 

我听出他语气里的疲惫和无奈,在我的孩提时代,父亲是一手遮天的帝王,我无法反抗他的任何安排,他总是告诉我,只有胜者才有资格作为赤司家的继承人。对于年少的我来说,这就是生活的全部,直到10岁那年我遇见火神才发现,我原来的生活像是重复着相同任务的机械,枯燥而无味。

 

“父亲,我想这十年已经足够证明,我并不是在胡闹。如果您是为了说这些,那我们的谈话就到此为止了。”

 

我没有避开火神接听电话,当他听到我这么说时,放下餐具,隔着桌子握住了我的手。

 

我和火神的母亲都去世得早,但父子关系却截然不同,火神和他父亲的关系十分要好,我们出柜时他父亲也说,火神的幸福才是第一位,大方地祝福了我们,这些年来我们只要有假期,都会去美国看他。

 

而我的父亲,在收到我和火神同居的消息,赶到公司揍了我一顿。那是他第一次动手打我。

 

我以前有课程没达到他的要求,他只需一言不发,坐在饭桌的另一端冷冷地看着我,我便会加倍努力,直到他满意地说,不愧是我的儿子。

 

从小我就明白,心理和精神上的暴力,比挨揍更难熬,另一个我,大概也就是那时候出现的。

 

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温度,我回过神来,稍微收敛了对父亲的敌意,语气也柔软了一些。

 

“您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传来一阵沉默,我想他毕竟是老了,以前的他一定会骂我几句难听的,然后挂掉电话。我曾经想过,最后见到他一定是在他的葬礼上。他是个固执又自负的人,这点也遗传给了我,不过他的固执和自负都用在管理赤司家的企业上,而我则用在和火神相关的事上。

 

沉默了良久,我仿佛听到了他在电话那头的叹息,“……有时间就带他回京都的老宅吧。”

 

我没想过他会妥协,在商场上叱诧风云的赤司征臣居然会妥协,如果这件事传到对手那边,一定会把他们吓到下巴脱臼。我想我的脸上一定也带着吃惊的表情,不然火神怎么会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我反手握住火神的手,回答道,“我会的,父亲。”

 

挂掉电话,火神关切地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我却直径走到他身边,扶着他的肩,低头吻上他的唇。坐在凳子上仰起头和我接吻的火神,显得很乖顺,于是我闭上眼,加深了这个吻,直到我也尝到草莓酱的甜味。

 

“阿征……”他的眼神有些迷离,每次他这样看我,我总想多欺负他一下。

 

俯身过去抱住他,将唇贴在他的耳边,火神的耳朵比较敏感,那里的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我忍不住凑上前吻了一下,便抱着他不再动作。

 

“你父亲……说了什么?”火神问得有些小心翼翼。

 

“这周末和我一起去京都吧,大我。”

 

他从我的拥抱里挣脱,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石榴色的眼睛,看起来像夏日祭上的苹果糖。

 

“你,你说一起去京都?!” 他有些结巴地问道。

 

“啊,是父亲的意思。”我笑着吻上他的眼,心里觉得他这样孩子气的地方着实可爱。

 

火神却突然拉住我的领带,迫使我低下头来,不由分说地吻上我的唇,我偶尔也会忘记我的恋人不是任人摆布的大猫,他可是野生的老虎啊。

 

他的吻有些莽撞,毫无章法地在我的口腔里掠夺,但我却对这样的方式感到愉悦,火神通常只有高兴的时候才会这样主动。

 

既然火神都那么主动了,我自然也要奉陪到底,我将手放到他的脑后,加深了这个吻,火神的上颚很敏感,每次我只用轻轻地舔舐,他就会浑身无力的任我做些更过分的事情,不过今天可没那么多时间让我做完全套。

 

我跨坐在他身上,舌头灵敏地扫过他的每一颗牙齿,又无数次有意地略过他的上颚,最后卷起他的舌吸吮。满意地听到火神难捱的声音,我才放开了他,他的眼里有着一些水光,脸上也因为缺氧而变红。不管经过多长的时间,火神的这番模样依旧让我引以为傲的控制力变得不堪一击。

 

我努力平复了心情,用指腹擦过他眼角多余的水分,“大我,虽然我也很想继续,但如果现在不出门的话,上班会迟到的。”

 

火神从料理专门的学院毕业后开了一家餐厅,面积不大,专做口味清淡的西式料理,受到了周围很多上班族的喜爱。一开始火神也会在厨房里做料理,后来餐厅走上正轨后他又请了几位在业界口碑不错的年轻厨师,自己则专注到餐厅的管理上。

 

我大学毕业后脱离了赤司家,成立了自己的顾问公司,专注于企业兼并和人力资源优化的策划,一开始也只有一间小小的办公室,后来因为几个成功的案列,公司也逐渐在行业里崭露头角,经过这些年的历练,我与几间大企业签下合作项目,因为工作人员的增加,最近才又搬到了新的办公大楼。

 

听到我的话,沉浸在亲吻里的火神,终于回过神来。他用手掩住眼睛,我想他心里应该有些懊恼,在情欲这件事上,火神一向忠于自己的本能,所以我们有过很多美好又难忘的体验。

 

我亲了亲他的手心,算是安抚。

 

“真不想去上班……”难得见他说出这种话,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虽然我也有相同的想法,不过,我们晚上有充足的时间,”我看着他脸上又浮现的红晕,继续说道,“做各种事情。”

 

火神到底脸皮薄,耳朵尖上都红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算是回应,当我起身穿好西装外套时,他又帮我整理了一下有些歪掉的领带。

 

“晚上我会回家吃饭的,大我。”我站在玄关,穿好鞋。

 

“噢,那晚上吃汤豆腐吧。”他笑着说。

 

我俯身过去在他的侧脸印上一个吻:“我会期待的。”

 

将车开出车库时,我从倒视镜里看到火神挥手告别的样子,虽然看过很多年,但今天却又有些不一样。不过无论时光怎样流转,我对火神的爱并不会有任何变化,我想对于火神也是一样,这是我们最初的约定。


-----------TBC


P.S. 

得到主催的同意,所以用了参本的赤火文作为试阅,来庆祝火神的生日,

文章余下的部分会在火神生贺本《surprise》完售之后放出。

对本子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走这里【火神生贺本宣】

生贺本的淘宝地址:《surprise》


最后,火神生日快乐!!!

我还没有出坑的打算,所以以后还会继续写下去的,火受也好,火黄也好,我很贪心,所以没有打算放弃XDDD

 这次参本能和我喜欢的各位太太一起,真的非常非常开心!!!

评论(2)
热度(25)

© l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