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o

用来放置各种文和未完成的脑洞
闪电十一人 円豪 不鬼
小篮球 火黄 青火
火影 止鼬 鸣佐

*墙头是火受 黄火文请走子博:http://www.lofter.com/blog/limosidea

特别提示:只要文好看,基本没有雷的CP
头像P站ID:32003869

You and I (止鼬 双向暗恋 HE R18)

 食用前注意:

 美大生设定的止鼬,雕塑系止水x油画系鼬,带土神助攻2333,有微量的带卡,一发完结

 看到大家发刀,我只能默默不语,打开自己的糖罐了!!!

 名字和内容关系不大XDDD

 介于 @糖腌SY   已经写了地铁PLAY的止鼬,所以我也来兑现诺言,写美术生设定的止鼬。

 请各位专业人士不要介意中间专业知识,我也是尽力了T T


********


1.

宇智波止水最近有些闷闷不乐,并不是在设计新作品时遇到了瓶颈,而是他放在心上的那个人又去给低年级的素描课当模特儿了,并且还是露出大面积身体,只在关键部位搭着张破布的那种。


他当然明白那人被选为人体模特的缘由,他的心上人体型匀称,四肢修长,皮肤白皙,黑色的瞳孔,比女生还纤长的睫毛,墨色的长发在脑后挽一个发髻,怎么看都让人赏心悦目。



虽然如此,但不代表止水愿意让所有人都用这种眼光看待宇智波鼬。



自从卡卡西因为毕业设计而忙碌开始,人体模特儿这件事就落到了宇智波鼬头上。止水心里有数,这多半都是自家小叔叔带土搞得鬼,带土早就对卡卡西当模特儿的事抗议过好几回了,但又不愿意自己去顶替这个差事,好不容易等到卡卡西忙毕设了,带土立马就向教素描基础课的老师推荐了自己的侄子——宇智波鼬。



带土倒是开心地和卡卡西一起忙毕(约)设(会)了,止水这边可是已经有快两周没见到心上人了。



你问为什么止水不像带土一样抗议,或者干脆找人代替一下?


原因很简单:


其一,止水和带土明显不是一个画风的。他相信喜欢一个人就要给他足够的空间和信任,不能随意管束对方的生活,精神上的陪伴和支持更重要。


其二,止水和鼬虽然相处融洽,气氛良好,但始终没捅破那层纸,此刻还处于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阶段。



所以,雕塑系的天才——宇智波止水,此刻只能一边叹气一边坐在工作室里捏泥娃娃,哦,而且这些泥娃娃还长得和他的心上人一个模样。



将泥拈成小小的团子,用事先准备好的铁丝将团子串起来,用镊子夹住特地留出头的铁丝,止水将这串泥丸放到已经做好的小人手里,最后才用钳子夹断多余的铁丝。



小心翼翼地拿起半成的作品端详,那小人的脸颊微微鼓起,手里拿着一串团子,似乎是在品尝,止水就着这个姿势,伸手拿过削薄的竹片,在那褐色的小脸上轻轻地画了几笔,勾勒出眼睛的轮廓,手指飞快地转过竹片,又修出小巧的鼻子。他对着桌案上的台灯转动着小小的泥塑,手里的竹片沾了水,将泥塑的身体线条刻画出来。



止水专注于手上的作品,完全没注意到闪烁的手机屏幕,上面的来电显示着“小鼬”。




2.

宇智波鼬最近有些烦恼,并不是因为被委任了模特的任务,他对这项工作倒是没什么意见,神态自若的搭着个破布坐在一群大一新生面前当模特,其专业的精神受到素描课教授的高度赏识,还在推荐人带土面前夸奖了一番。



虽然如此,但宇智波鼬还是觉得生活里似乎缺少了些什么,等他走到和果子店门口时,才意识到,平时那个总给他送花见团子的人最近很久都没和自己联系了。



算起来,止水和他是远亲,从有记忆开始,止水就在他身边了,他从小就和止水一起玩,也一起学画画,止水比他年长一些,除了画画之外,止水还喜欢做木雕,鼬书桌上的乌鸦木雕就是以前止水送的。



学画画本来是不被家里支持的,因为止水的劝说,父母也由着他填报了美术大学,他考上止水所在的美大,成为了油画系的学生。



止水对他来说既像哥哥,又像指路的同伴,但最近似乎这样的感情有了一些模糊的变化,他和止水单独相处时,常常觉得心跳加速,特别是止水靠近他的时候。这些天止水突然没有联系,他觉得有些失落,尤其刚才打电话都没人接听。



他咬下软和的团子,犹豫着要不要去止水的工作室找人的时候,他看到了和止水同样是雕塑系的带土,想着也许能打听一下最近止水都在忙什么,鼬走过去向带土打了招呼。



“止水吗?”带土端着热茶坐在鼬的旁边,“最近似乎一直在做泥塑。”



“泥塑?是千手教授布置的作业吗?”



“千手教授最近出国开会了,现在都是自主作业啊。”



“那止水……”鼬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



“我觉得止水好像喜欢上谁了。”带土八卦地说道。



“诶?”鼬怀疑他是不是听错了什么,止水喜欢上谁这事他可没听说过。



“就是说,他几乎每天都泡在工作室里做泥塑啊,而且那些泥塑都长的一个样儿。”



“是吗……”鼬端起茶啜了一口,心想原来止水是要给喜欢的人惊喜啊。



“也不知道是哪个女孩儿,能被止水看上啊。”带土捏着一块红豆糕说道。



“那个人还真是幸运啊。”他这么说着,心里的失落却更明显了,止水找到喜欢的人,这难道不是应该开心的事吗,他此刻却只觉得心情复杂。



告别带土以后,他实在没什么胃口吃晚餐,于是又回到自己的画室,拿出已经描好线的画布,将颜料挤在画盘上,拿起刷子在画布上涂抹起来,也许这样就能暂时忘记止水的事吧。



3.

止水将做好的泥塑,放进专用的烤箱里,定好时间,伸了个懒腰,长时间保持不动的坐姿,让他的身体有些酸痛,他走到桌案前端起已经凉掉的咖啡喝了一口,试图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拿过放在一边的手机,他才注意到有一个未接来电,而且还是鼬打过来的,他看了看时间,那已经是4小时之前的记录了。



挫败地坐到工作室的沙发上,他埋怨自己先前太专注于作业,完全没注意到这通电话。



带土推门进来就看见,止水瘫在沙发上,一脸纠结的表情,他乐了,出声打趣道,“天才如你也会有因为恋爱烦恼的时候啊。”



“……”止水并没有回应他的打趣,在心里吐槽,也不知道是谁追卡卡西的时候,都分裂出另一个人格了。



“你那些泥塑什么时候才送给你心上人啊”,带土拉过凳子坐下,又看了一眼还在运作的烤箱,“这都是第几个了?”



“……第十个”止水疲倦地说道。



“难不成你要做完100个再去表白?”带土不敢置信的说。



“没有……”止水心里想,我就是怕他不能接受这份感情啊,也不看看是谁推荐鼬去当模特的,害他们已经几周不见了,想到这个他就来气。



“我刚才碰见我大侄子,他还问你呢”,带土拿起桌上的资料整理了一下,“你们俩平时不像连体婴儿似的,最近没见你们走在一起还挺奇怪的”,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你该不会见色忘友,抛弃鼬了吧。”



“胡说什么呢你。”止水抓了抓自己那头卷发,心里更觉得苦了,他喜欢的根本就是和他走在一起的宇智波鼬。



“我还和鼬说了你做泥塑追女孩儿的事。”



“什么?!”止水一听带土的话,立刻从沙发上坐直了,表情也变得严肃了,“你和鼬说什么了?”



“就说了你做泥塑是为了追求女孩儿的事啊。”带土不解地看着表情从难看变为怅然失落的止水,“你这表情和鼬还真像,难道是因为在一起待久了?”



止水没有回答他,也顾不上换下工作服,拿起手机就跑了出去,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思考要怎么和自己的心上人解释,是不是要去校园网上发个帖求助啊。




4.

止水透过画室门上小窗看到自己心上人时,心里稍微松了口气,鼬的脾气他算是非常了解,一般遇到什么想不通的问题时,那人都喜欢坐在画布面前涂涂抹抹,而且异常专注。



他站在门外,透过这扇小小的窗户,注视着在画布上涂抹的鼬,上一次看到鼬画画是什么时候了,他觉得有些恍然,记忆里的小人,总喜欢跟在他身后学画画,小小的手握住铅笔,认真地在纸上涂画,刚开始是各种各样的石膏几何体,然后是静物,后来止水要去郊外写生,他也背着自己的小画板一路跟上。



后来坚持要学画画的鼬,考取了他的学校,拿到录取通知的时候,鼬开心地抱着他说,“又能和止水在一起了。”



他才发现自己对鼬,从来都不是亲情,怀里少年身体柔韧而有力,那短短的头发,如今已经能扎成马尾,他却只敢将手放在鼬的肩上,像往常一样笑着祝贺他,努力抑制心底的感情。



也许带土说的没错,他可能真的要做完100个泥塑才敢走到鼬面前,坦白自己的感情,因为太重要了,所以才这么瞻前顾后吧。不过,现在可没时间在这里伤感,他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画室的门。“小鼬。”



正在画布上涂抹的鼬怔了一下,大概是知道来的人是谁,他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他开口说道,“是止水啊。”



“这么晚还在画?”止水将画室的灯调亮了一些。



“唔。”



“你先去是不是碰见带土了?”止水摸了摸鼻子,有些犹豫的说。



“小叔叔说你最近很忙。”鼬拿着笔刷,在画盘上蘸了些蓝色的颜料,又涂抹在画布上。



“也不是那么忙,就是有些自主作业要完成。”止水说道,“他还说什么了?”



“……没什么”似乎并不想提到先前的事,鼬有些回避。



“……我就想说,你别听带土胡说,他平时就喜欢说些有的没的。”察觉到鼬的回避,止水也避重就轻的说。



“什么‘有的没的’?”



“没什么啊。”止水笑着说。



“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吗?”鼬在画布上重重的画下一笔,他对止水的态度有些不满,不就是谈恋爱的事嘛,有什么不好说的,反正和他又没关系。



止水明显感觉到鼬的怒气,心里也有些无奈,但他明白,如果现在不说清楚一切,恐怕鼬会好一阵子不理他了,心一横,他说:“我……其实并不希望小鼬去当素描课的模特儿。”止水抓了抓自己的卷发,终于把压抑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什么深明大义的理解,精神上的的支持,通通都抛之脑后。



“怎么突然......?”鼬听到这话,不禁停下了还在画布上涂抹颜料的手。



“因为,我会嫉妒。”



“什么?”听到意外的答案,鼬终于转过身看向站在画室门边的止水。



“很好笑吧,”止水有自暴自弃的说着,向他走过去,“我也是不什么圣人,喜欢的人总是露出身体让别人画成作品什么的,我很嫉妒啊。” 他走到鼬的面前,注视着坐在画布前,因为他的话而睁大眼睛的宇智波鼬。



“止水……”鼬看着面前这个因为坦诚而面色微红的人,那人的眼睛注视着他,里面只有他一个人的影子,他不禁心跳加速,汗湿的手心握紧了画笔。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小鼬永远都只出现在我的作品里。”止水有些紧张的握紧了放在身侧的手。



“……这是表白吗……?”鼬垂下眼睑,眉头微皱,他想起之前带土所说的话,止水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不是还为那个人做了好多泥塑,为什么会对他说这样的话呢。



“是啊,我是在向小鼬表白”,止水蹲下身来,对上鼬有些闪躲的眼神,“小鼬,要是不喜欢,可以拒绝我,要是觉得恶心,我也会远离你的生活……”



“我不觉得恶心。”鼬出声打断了止水的话,一想到这个人会远离自己的生活,他的心里居然有种空虚的感觉,习惯了止水平时的关心和照顾,他已经戒不掉和这个人相关的一切了。



“……小鼬这么说,我能理解成答应的意思吗?” 止水笑着,突然凑过去,在距离鼬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住,小声地问道。



鼬呼吸一窒,靠得这么近,他都能闻到止水工作服上泥土湿润的气息,那是熟悉的味道,他没有回答止水的问题,沉默中空气里却滋生出暧昧的气氛。



“嗯。”过了半晌,鼬才低声的回应。



“真的?”止水握住他拿着画笔的手,试探的问道,这样小心翼翼的止水他还是第一次看见。



“嗯”,他微笑着看向面前的人,画笔掉落在地上,他反手握住止水宽厚的手掌,“我们在一起吧,止水。”



他的话似乎点亮了止水眼里的星光,止水就着这个距离一把抱住他,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他感受到另一人狂跳的心脏,笑着回抱止水,鼬觉得这样的止水有些孩子气的可爱。


请大家上车吧~

简书


尾声


等鼬清醒过来的时他正窝在止水怀里,他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身后那处也被清理过,他试着动了一下身体,腰部就传来一阵酸痛。


“小鼬,醒啦?”止水发觉他的动作,放下正在看的书。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止水笑着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关于那个泥塑……”


听到泥塑的事,鼬果然抬起头看他。


“那是我准备送给你的礼物。”止水笑着眯起眼。


“是给我的……?”他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不是为了追女孩子?”


“小鼬,我可是才向你表白不久啊。”止水苦笑着说,“那都是带土猜测的事情,不可信的!”


“是吗……”鼬听到这话,有些害羞,但是又将头靠在止水的肩窝,“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


“本来想等到小鼬生日的,但是现在看来要提前了。”止水也将头靠过去,亲昵的蹭了蹭。


“你做的泥塑是谁?”鼬好奇的问。


“这个嘛,你看到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因为那是我这辈子最好的作品了。


隔天,鼬打开画室的门,看到摆放在画架上10个迷你版的自己时,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END


P.S.

请大家以后多多发糖好吗T T

开完车果然觉得身体被掏空

这大概是开学前最后的产出了,下次是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

评论(20)
热度(83)

© limo | Powered by LOFTER